IMF经济学家力挺货币宽松政策 看好中国经济

2013-04-25 15:44599

而对于近期讨论最多的中国地方债和“影子银行”问题,IMF经济学家的总体判断是:规模相对较小,风险依然可控。IMF经济学家在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国近年来“影子银行”规模扩张的现象,是信贷过度扩张的一种具体表现,其风险不容忽视。

  一年一度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落下帷幕。IMF和世行的经济学家在每一年年会所探讨的主题和内容都围绕着世界经济的新格局、新走向而展开,今年也不例外。

  进入2013年,全球经济出现了新的变化,在阔别金融危机5年后,各国依然面临着各自的烦恼:发达经济体财政出现困难,经济增长乏力,大有被新兴市场国家赶超之势。而新兴市场国家则发现,经济增速已经开始放缓,过去靠投资、出口拉动的经济结构似乎走到了尽头。欧元区国家的债务危机依然不定时爆发,目前依然没有彻底的解决之道。

  同时,为了解决本国不利的经济状况,各国又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以美国和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开始一致采取了超宽松货币政策,试图刺激经济增长。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则着力于调整经济结构,以促进经济的平衡持久发展。欧元区国家则专注于财政重筑,避免债务危机在各国之间的传导。

  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各国从本国自身利益出发的政策所导致的在全球经济框架下的不协调性,不禁令人产生以下疑问:宽松货币政策是否会导致货币战争,各国发生竞争性贬值?新兴国家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是否下降,全球贸易结构是否发生更迭?这些问题在年会都被讨论到。

  IMF认为,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依然需要宽松货币政策支持以刺激经济增长,而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对于全球经济是有利的。新兴市场国家转变经济发展结构,也符合全球经济再平衡的总体目标。

  而中国经济,无疑成了年会上热议的话题。腾讯财经在年会期间了解到,对于中国经济近期出现的放缓迹象,IMF经济学家总体表达了乐观,他们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在经历转型的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过程,从某种程度上来看,经济放缓甚至是好事。而对于外界所担心的中国地方债,影子银行等问题,IMF的总体判断也是风险可控,但必须引起高度警惕,相应的金融监管也应及时跟进。

  全球经济三速增长特征明显 IMF力挺超宽松货币政策

  IMF经济学家对于今年全球经济的总体格局的判断是“三速增长”,即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经济继续维持高速增长,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以中速增长,而欧元区国家则将出现微弱增长甚至负增长。

  这一判断由此前的“双速增长”演变而来,“双速增长”将全球经济格局分为两部分,即新兴经济体的高速增长和发达经济体在经历金融危机后的缓慢复苏。从“双速”向“三速”的过度,一方面表明了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表现依然令人瞩目,另一方面,深受债务危机困扰的欧洲国家依然深陷泥潭,而美国经济开始出现强劲复苏迹象,两者的差距逐渐加大,因此经济学家不得不开始区别对待。

  “今年以来,我们看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依然维持强劲的经济增长,但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美国和欧元区国家的经济增长步伐的不一致进一步扩大。”IMF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 布兰扎德说。

  从具体增长数据来看,IMF经济学家认为,2013年全年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为5.3%,2014年将进一步上升至5.7%。美国在2013年的经济增长将为1.9%,2014年为3%,而欧洲地区在2013年的经济增长为-0.3%,2014年逐步恢复为1.1%。

  “我们预计欧元区经济在今年出现负增长,不仅反映了欧元区外围国家的严峻状况,还包含了欧元区核心国家的疲软局面。”布兰扎德表示。

  IMF经济学家预测今年德国的经济增长仅为0.6%,法国将出现轻微的经济负增长,主要受到法国不利的出口表现、财政整合以及民众信心底下的影响。

  而对于部分欧元区外围国家,如意大利和西班牙,2013年经济将出现显著的负增长。IMF经济学家认为,造成这样局面的原因是内部需求不振的同时,近年来有所恢复的外部需求还不足以抵消内需不足的负面影响。同时,欧洲脆弱的银行体系、主权信用状况以及日益低下的民众信心,彼此之间相互影响,并产生恶性循环。

  拉加德表示,IMF对于今年经济增长的评估和去年的评估差别不大,为3.3%,透过数字表面,拉加德认为,这显示了目前全球经济已经度过了最坏的时候,而经济世界已经不再像前两年那样充满危机。但同时,金融市场的复苏却没有转化为经济和就业的持续增长。而这两方面却是对于人们至关重要的。

  拉加德指出,目前全球经济所经历的“三速增长”并不是IMF所认为的最健康的经济复苏。在IMF眼中,三速增长并不够,IMF所期望的是全球经济的“全速增长”。拉加德进一步解释道,这样的全速增长是稳固的、可持续的、平衡的和包容的增长。

  而要实现这样的全速增长,拉加德表示,需要经历三速增长的各个不同国家集团采取针对各自不同状况的高度“定制化”的政策措施。

  拉加德进一步指出,对于“三速增长”中领跑的第一集团—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它们面临金融过度的挑战,需要重建政策空间并增强金融监管和治理。

  对于以美国为主的中速增长的发达国家,则需要进行财政调整节奏的控制。对于欧元区微弱增长甚至零增长的经济体,首要任务是解决脆弱的银行系统,并推进银行一体化。

  除了这些新挑战外,拉扎德同时提醒,过去就存在的风险依然不容忽视。首先金融系统的改革依然需要持续进行下去。其次是全球贸易不平衡的重新调整。第三是经济、就业的持续增长。

  对于以美国、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实施的超宽松货币政策,IMF也表达了极力的支持。IMF认为,由于财政刺激政策实施的空间受到限制,货币政策成了发达国家的唯一选择。IMF金融委员会发布的公报称,发达国家“仍然需要宽松货币政策促进经济增长”,与此同时,应该“实施可信的中期财政整顿计划”。

  IMF对中国持乐观态度 风险总体可控

  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表现“令人意外”,7.7%的增速不仅低于此前的普遍预期,更是创下了1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这引起了很多人对于中国经济减速的恐慌。

  对此,IMF经济学家的评价是,不必“过度紧张”。IMF依然对中国经济维持乐观判断。

  “4月份中国商业情绪指数继续走高,这主要得益于工厂订单数和开工率的增加。”IMF亚太经济研究部主任阿诺普·辛格对腾讯财经表示,“这与我们维持中国经济全年增长为8%的判断是一致的。”

  辛格认为,中国经济在朝着正确的方向,由过去的依靠投资、出口拉动,转变为由内需推动,这样的经济增长模式更持续,也更平衡健康。

  IMF总裁拉加德提出,中国的经济增长在IMF眼中至关重要。

  “考虑到中国经济的体量如此之大,经济增长如此迅速,你就不难理解为何中国如此重要了。”拉加德表示。

  拉加德还指出了一系列中国经济在近年来的积极变化,包括调整经济结构,刺激国内需求,使经济不再过度依赖出口,由量的增长转为质的增长,更注重投资回报率,并开始允许人力成本上升。

  “对于在全球经济占据领导地位和负有重要责任的中国经济来说,所有这些努力都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拉加德说。

  而对于人民币汇率,拉加德引述IMF研究报告的观点,认为人民币存在中等程度的低估。

  而对于近期讨论最多的中国地方债和“影子银行”问题,IMF经济学家的总体判断是:规模相对较小,风险依然可控。

  “作为整个经济的一部分,中国的金融体系仍处在过渡期。”拉加德说。

  拉加德表示,过去中国的银行占据中国金融体系的绝对主导地位,在所有金融中介中的比例接近90%。

  “但在过去的5年中,这一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拉加德说,“由非银行金融机构所满足的信贷需求增长了40%。”

  “这并不是坏事,”拉加德说,“但这需要密切的金融监管,以确保在这一过程中没有泡沫产生,从而对经济造成伤害。”

  IMF经济学家玛蒂娜 古尔吉尔(Martine Guerguil)在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地方债风险依然可控。

  古尔吉尔表示,IMF目前对于中国地方债规模并没有具体准确的数字,但相关评估正在进行中。古尔吉尔称,中国地方债的规模和潜在已经引起了IMF的警惕,IMF正试图进一步了解中国地方债的情况及发展,但古尔吉尔认为,目前中国地方债依然在可控范围内。

  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实施4万亿大规模刺激计划对经济提供了支持,但却催生了遗留问题。IMF在此前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面临“巨额减记”。IMF同时还呼吁,中国应进一步增强地方债情况披露的透明度。

  多家机构及经济学家在近期已经对中国地方债规模做出评估。评级机构惠誉认为2012年底中国主权债务占GDP的比例为74%,其中中央政府债务占49%,地方政府债务占25%。

  前财政部长项怀诚不久前表示,地方政府债务可能高达20万亿元,这一水平远高于惠誉12.85万亿元的预估值,甚至是此前中国审计署公布的官方数据10.7万亿水平的两倍。

  IMF在17日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称,近年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经历了信贷扩张的过程,但与此同时,债务主体的偿债能力明显下降值得警惕。

  IMF经济学家在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国近年来“影子银行”规模扩张的现象,是信贷过度扩张的一种具体表现,其风险不容忽视。

  报告指出,自2007年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新兴经济体经历了债务/股权比例大幅增长的过程,一方面债务融资形式大规模增加,另一方面股权发行相对减少。

  中国的银行借贷规模在过去几年中一直以双位数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2012年底,中国的贷款占GDP的比例达到130%。而如果将贷款的定义范围进一步扩大,将信托贷款、公司债券、以及其他一些贷款形式包括在内,则中国的贷款占GDP的比例将达到172%。

  近期,评级机构惠誉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而另一家评级机构穆迪16日也宣布将中国主权信用展望由“正面”下调至“稳定”,两家机构均表达了对中国信贷扩张的担忧。而由信贷过度扩张所催生的“影子银行”问题,更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IMF经济学家马修·琼斯在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国近年来“影子银行”规模急剧扩张,便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信贷过度扩张的问题。

  琼斯说,目前IMF对中国“影子银行”的问题认识还有限,但“影子银行”可能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

  对于国内经济学家易宪容提出的用发达市场标准测算影子银行规模,将低估隐含风险的问题,琼斯表示,IMF在做相关研究时,会将研究对象的特殊性考虑在内,但由于“影子银行”并没有可靠的获取数据的渠道,因此IMF无法提供准确的数据。

  报告指出,尽管近期很多贷款都流向了地方政府,但以企业为借款主体的贷款依然占据大部分。

  IMF称,尽管企业的杠杆率上升,但依然处在可控范围。根据IMF报告中提到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债务和资产比例的中位数为54.7%,这一比例从2003年的49.4%上升了5个百分点。

  IMF认为,中国的企业之所以能够在信贷大幅扩张的情况下,依然能维持较健康的杠杆率,主要得益于企业长期的利润增长以及较低的分红率。

  但IMF同时警告称,有10%的公司贷款占资产的比例从2003年的70.7%大幅增长至目前的80.5%。这其中,材料、工业、公共设施及房地产的信贷扩张规模最大、速度最快。

  IMF指出,企业偿债能力下降值得警惕。随着近年来企业信贷扩张,企业的偿债能力受到了挑战。根据IMF的分析显示,企业偿债比率(息税前收益除以利息费用)的中位数已经由2003年的4.4下降至目前的2.4。IMF称,偿债能力的下降一方面显示了由于信贷扩张所增加的利息负担,另一方面显示了公司近年来营业收入增长乏力。

  IMF亚太地区经济研究部门副主任马库斯 洛德劳尔对腾讯财经表示,中国近几年影子银行规模增长迅速,根据IMF自己的测算,去年影子银行信贷规模占全部金融中介信贷规模的40%左右,而今年这一比例可能过半。

  “这是中国在向由市场决定的模式发展中非常重要的过程。” 洛德劳尔说,“目前我们对中国‘影子银行’的评估是规模依然较小,风险相对可控。”

  洛德劳尔同时指出,考虑到影子银行规模发展如此迅速,IMF会密切关注这一现象的后续进展,“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出现问题之前提前做出预警。” 洛德劳尔说。

  该部门主管辛格也对腾讯财经表示,中国“影子银行”的问题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是中国金融改革向着更自由化、市场化的方向发展,但辛格同时提醒说,这一过程需要密切的金融监管作为保障。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线上课程推荐

火热融资租赁42节精品课,获客、风控、资金从入门到精通

  • 精品
  • 上架时间:2020.10.11 10:35
  • 共 42 课时
相关新闻

盘活存量支持实体经济 货币政策没理由放松

2013-06-21 13:41
461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2022年第二季度例会

2022-06-30 14:59
5719

央行:货币政策将继续从总量上发力支持经济复苏

2022-06-28 15:30
18858

国务院要求财政货币政策以就业优先为导向

2022-05-12 20:57
18044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2022-05-10 22:07
20094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2022-05-10 20:44
17915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