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财政政策酝酿结构性扩张

2008-08-21 09:3797

记者近日获悉,某著名经济顾问机构一份权威报告透露,中国政府或将批准一项包含1500亿元减税额和2200亿元财政支出在内的财政政策,总额约占GDP的1.4%。

    该报告认为,这一财政政策的目的在于抵御今年下半年经济面临的放缓风险,并使得中国经济保持在10%左右的增长。

    而国际投行摩根大通也于8月19日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称,相关决策层正在考虑一项总金额约为2000-4000亿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包括减税、稳定国内资本市场以及支持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在内的多项措施”。

    上述说法立足于中国“一保一控”宏调基调在7月底的确立,保增长开始成为决策层各项政策的首要目标,而操作重点从货币政策转向了财政政策,尤其在远高于预算目标的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长33.3%的情况下。

    “以中国目前的增长率,还没到用财政扩张来刺激增长这一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对此评价。

    财政政策的结构性调整

    前述权威报告透露,在财政盈余的情况下,决策层将认真考虑将盈余金额部分用于支持经济增长、投入社会服务、金融投资和补贴进口自然资源的高成本等。

    另外,还将考虑1500亿元的减税金额,“主要方向是减轻中小企业的税负,和出口退税的调整”。目的是着力解决目前中小企业和出口企业的困境,尤其是随着外部经济的进一步调整,中国政府已经对出口形势作了最坏打算的准备。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财政刺激方案中包含2200亿元的支出规模,但并非所有支出都会直接刺激经济增长。

    这2200亿中相当大比例的资金将分配到社会服务和科学、教育、农业领域,这个数额可能占到60%左右的比例;而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的支出估计仅在350亿元左右,目的是刺激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在过去的半年里,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在从去年的20%左右下滑到16.3%。

    实际上,日前财政部公布的收入增长数据已经给财政政策的变动提供了空间。今年上半年我国财政收入34808.19亿元,同比增长33.3%,远高于年初制定的财政收入增长14%的目标。

    8月1日起,将部分纺织品、服装的出口退税率上调至13%;8月7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印发《汶川地震受灾严重地区扩大增值税抵扣范围暂行办法》,将受灾区纳入增值税转型改革试点。

    相关研究机构也预估结构性扩张财政政策将逐步显露。

    中金公司一份宏观经济报告预计,政府将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并逐渐扩大增值税转型至全国,“结构性扩张”的财政政策得以逐步体现。

    中金报告还指出,这种结构性扩张政策并非财政全面宽松,理由是财政支出多在下半年,同时下半年财政收入放缓压力较大。

    而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财政政策的变动需要为下一步改革留有余地,必须考虑将来财政收入减少、但对民生、社保类支出高峰到来的可能。”

    在年初政府制定的预算报告中,“巩固、完善和强化各项强农惠农财税政策,大力支持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加大对科技创新和节能减排的支持力度,推进各项财税改革”,就已经被定为中央财政支出的重点安排领域。

    专家热议

    “以中国目前的增长率,还没到用财政扩张来刺激增长这一步,尽管可行性研究是可以提前做。”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世界与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对本报记者表示,预计今年经济增长仍在9.8%左右,而如果出现9%以下的增长,则可能才需要财政扩张来刺激需求。

    渣打银行亦在8月20日发布的报告中称,经济需求依然强劲,现在运用财政刺激为时尚早,而货币政策依然有施展空间。

    “现在中国经济的内需还比较旺盛,还没有看到投资意愿的明显下降,因此可以考虑货币政策先行,适度放松货币政策来抵御经济下行风险。”渣打银行经济分析师李炜对本报记者分析,目前投资的放缓主要是前期紧缩货币政策带来的,尤其是建筑等行业因为资金紧缺而放缓了投资,如果货币政策适度放松,就可以刺激企业投资一定程度的复苏。

    李炜认为,前瞻地看,随着美欧等经济体的调整,中国的内需和投资真正放缓可能在明年初。同时,如果近4000亿的财政刺激计划是把超预期的财政盈余回馈转移给社会,投向民生领域,而不是简单回归到市场,那么其影响将是积极的。

    而李稻葵表示,以税收为核心的财政政策改革才是中国现在所需要的,“尤其对于那些面临市场萎缩、成本上涨巨大压力的出口企业,税收政策改革才能真正帮助他们”。

    他认为,当前的宏观调控应该“攻守兼备”,守住总需求,而攻在于包括财税改革、资源型产品价格改革、中小企业融资渠道改革等,帮助企业对冲成本上升压力,增加总供给,从而既控物价又保增长。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张燕生做出同样的判断。他向记者指出,目前中国的民营企业税负很重,导致其基本没有研发投入,更谈不上创新和生产率的持续增长,因此“给企业宽松的税收环境,强化市场竞争,提高经济竞争力,是财政政策的结构性改革的目标所在”。

    就在8月20日晚些时候,美国雷曼兄弟公司也发布了一份报告,认为中国政府筹措了一系列刺激政策,“准备在奥运会临近结束时予以执行,而对于小额担保贷款信贷政策的松绑以及纺织业出口退税的上调都是刺激措施的一部分”。

    雷曼兄弟亚洲经济学家孙明春认为,未来几周/几个月里公布的政策可能包括:进一步放松价格控制;有的放矢地进一步放宽信贷紧缩;公布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计划;进一步降低或者甚至取消银行存款利息税(目前税率5%);削减个人所得税税率并提高个税起征点;推出股指期货交易;放缓或冻结IPO和股票发行;降低或取消股票交易印花税(目前税率0.1%)等。

    孙明春预计,今年GDP增长9.5%,明年进一步降至8%,不过,“如果有更加激进和全面的政策反应,将是GDP增长预期所面临的一个上行风险。”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