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是中国进入非洲市场的门户

2008-07-22 08:35 180

今年是中国和南非正式建交10周年,中国和南非都正处于各自发展的历史性节点上。

    此时,中国作为一个全球性新兴市场大国,其长期以来所强调的“发展中国家”定位,正遭遇挑战,这从今年8国峰会期间针对是否应该吸纳中国加入G8的争论可见一斑。

    而南非作为另一个新兴市场国家同样引人注目。尤其是在一个资源和原材料遭遇全球性价格暴涨的时期,以南非为代表的整个非洲,因其丰富的资源而成为几乎所有国家争取发展友好关系的对象。

    在这样的背景下,两国交往在即将进入下一个10年的时候,会否经历一个明显的调整?100亿美元的年贸易额将会给两国的政治交往带来什么影响?在第一个10年的交往过程中,基于发展中国家这一共同身份,两国的交往逻辑更鲜明的体现出务实的政治合作带动务实的经济合作。

    作为对有关讨论的回应,南非共和国驻华特命全权大使倪清阁(Ndumiso Ndima Ntshinga)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明确表示,南非1994年建国时所确立的对外交往格局不会发生改变——南非首先是非洲的南非,其次到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最后是发达国家。

    倪清阁明确表示,他不能认同中国与非洲的合作是“新殖民主义”的说法,南非的矿业市场是对全球开放的。不过,他同时强调,南非政府的矿产资源管理一直执行的政策是,对于获得了开采权而没有及时开采的企业或个人,政府将会收回,“通过此种方式实现资源国有化,这对国家发展有很大的好处”。

    合资有利于开拓市场

    《21世纪》:今年是中国、南非建交10周年,您如何评价两国关系在这10年间的发展?

    倪清阁:事实上,两国间的外交关系并非是从十年前才开始的。

    1994年南非建立共和国以前,国内的局面比较混乱,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的政策还存在。中国在当时选择了与南非人民保持友好关系,而不是与当时的政府。所以,虽然两国是在南非建国4年后的1998年1月1日才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但两国的友谊很早就建立了。

    当然,两国基于国际、国内发展的现实需要,有广泛的合作意愿。比如,两国同属发展中国家,都在为营造更好的国际环境和为国内人民带来更好的生活而努力,都希望在双边贸易合作中实现公平的贸易往来,都面临着相同的贫困问题,在进一步发展中也正遇到许多类似的问题。

    在这样的合作需求推动下,经过10年的发展,中国与南非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有往来,双方领导人也频繁见面,并确立了两国间的战略伙伴关系——这比普通外交关系要高出一个等级。中南间的贸易额是从很低的起点开始的,但在去年已达到100亿美元(中国官方统计为140亿美元)。

    《21世纪》:基于目前两国各自的发展现实,您对两国关系的下一个10年有怎样的预判,特别是互补性的经贸合作领域?以沙索公司为代表的南非企业,已经开始在中国进行规模较大且技术含量较高的投资合作,此外,以中国工商银行参股南非标准银行为标志,中国企业也开始更多的表现出对分享南非新兴市场的兴趣。

    倪清阁:对于两国下一个10年,在经济方面,我认为两国要加强以下三个方面的合作:一是两国私营企业家能够更多到对方国家去投资;二是增加合资企业,让两国企业家更多合作,形成战略合作者,促进双方经济发展;三是中国企业可以考虑增加在南非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入,这一领域有很大商业机会。

    全球经济下,两国企业要进行更多合作,结成战略伙伴关系,才有利于更好地开拓市场。

    不认同“新殖民”说

    《21世纪》:中国在南非进行的资源开发活动,正面临西方国家的一些指责,甚至被称为对非洲的“新殖民主义”——说中国在非洲只是获得资源,却没有给当地带来发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倪清阁:这个我不能认同,所有的矿业公司到南非的目是一样的,他们根据南非的政策法规买矿、采矿、出售产品,这是很正常的,也都是要在南非的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

    南非矿业市场对全球开放,中国的矿业公司可以去南非,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矿业公司要在南非进行矿业开采运作,同样没有问题。

    《21世纪》:在拉美和俄罗斯等油气资源比较丰富的国家和地区,正逐步将资源的开发开采收归国有,甚至以前已经面向市场开发的矿产也被收回。南非资源丰富,南非政府会不会也转向资源国家化的道路?

    倪清阁:在南非,不存在这方面的转型问题。开发者在南非虽然拥有矿产的开采权,但是,矿产的产权是国有的,他们只是租赁国家的矿产进行开发。

    有些企业在获得矿产的开采权以后却闲置不开采,南非政府就会将这些矿产的开采权收归为国有,然后交给愿意进行开采的企业,通过这种方式实现资源国有化,这对国家发展有很大的好处。这也是南非的一贯做法。

    南非是进入非洲市场的门户

    《21世纪》:过去10年,中南两国关系发展模式被学界概括为,务实的政治合作带动了务实的经贸合作。目前,两国作为全球性和地区性的新兴市场,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地位越来越瞩目,新时期的经贸关系将对两国下一阶段的政治关系带来什么影响?

    倪清阁:应该说,只要两国的政治合作坚实稳固,经贸发展的大环境就非常好。双方的经贸合作,基础始终是政治合作。

    《21世纪》:目前,以南非为代表的整个非洲正在成为众多国家积极寻求合作的对象,在此新形势下,南非的外交战略会发生调整吗?会否重新定位与中国的合作?

    倪清阁:南非在1994年建立新的国家时确立的外交政策是,首先发展的是同非洲其它国家的关系,其次是发展中国家,最后才是发达国家。

    《21世纪》:这一定位在未来一段时期,是否会因经济的发展需求重新调整?我们看到,南非正在作为一个全球性的新兴市场国家而被广泛提及。

    倪清阁:非洲作为南非首要合作伙伴的外交政策是不会变的,南非是在非洲大陆上的国家,只有非洲振兴了,南非才能实现振兴,把南非从非洲大陆上拿出来去单独做一件事是很难完成的,因为南非要与邻居进行贸易,要进行共同的大环境的保护,南非从来都是把非洲作为整体来看的。

    《21世纪》:南非作为非洲的一面旗帜,中南合作对中国进一步深化与非洲的合作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倪清阁:2006年时,在中非论坛上谈论了中国与非洲各个国家发展合作的问题,南非也参加,会上提出了双赢的议题,会使各个国家受益。

    南非本身不仅是一个重要的新兴经济体,还是进入其它非洲市场的门户。南非在为非洲大陆提供能源、救济援助、运输、通信和投资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完善的道路和铁路线路为深入南非的道路交通提供了平台和基础设施。

    这些对中国来讲,都是深化与整个非洲合作的有利条件。

    希望外资投向基础设施建设

    《21世纪》:南非现在最希望外资投资于哪些领域?

    倪清阁:基础设施建设、汽车、信息技术、卫生等领域。

    《21世纪》:南非的人均GDP在2005年的时候就达到了4568美元,这是远高于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南非在劳动力成本方面竞争力并不强,会不会影响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资企业去南非投资的热情?

    倪清阁:作为发展中国家,吸引外来投资的目的当然是希望从中受益。一个是就业机会,另一个是获得技术,为南非带来更多就业机会,以及更为先进的工艺技术,从而使南非人民获得最大的利益,对南非如此,我想对中国也是同样。

    一家外国公司拿到南非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后,其实钱是由南非政府来付,这是南非纳税人的钱,南非把钱给了这个公司,我们就希望这个公司能给南非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及先进的技术,从而提高南非的竞争力。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