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聊聊央行货币互换的那些事儿

2020-03-26 13:53 85706

中央银行之间的货币互换(又称货币掉期,currency swap)借用了商业概念,是指央行之间相互以本币或者可自由兑换货币,按约定的汇率、期限和利率进行互相调换的操作。双方的事先约定就是货币互换协议。两家央行之间的货币互换称之为双边互换,多家央行之间的称之为多边互换。

作者|管涛(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来源:网易研究局(ID:wyyjj163)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加速蔓延的背景下,3月19日,美联储与澳大利亚、巴西、韩国、墨西哥、新加坡、瑞典、丹麦、挪威和新西兰9家中央银行建立了临时的美元流动性互换安排,总计4500亿美元。该互换持续时间至少为六个月,旨在确保全球依赖美元的金融体系继续运转。此前,美联储与欧洲、英国、日本、瑞士和加拿大央行2013年10月签订的无限额、无条件、无期限的多边货币互换协议,据说已经投入使用。


中央银行之间的货币互换(又称货币掉期,currency swap)借用了商业概念,是指央行之间相互以本币或者可自由兑换货币,按约定的汇率、期限和利率进行互相调换的操作。双方的事先约定就是货币互换协议。两家央行之间的货币互换称之为双边互换,多家央行之间的称之为多边互换。


中国不在美联储牵头的货币互换体系内,但中国央行与30多家境外央行签订了总额近3.5万亿元人民币的双边互换协议。实际上,与美联储有协议的境外央行如欧洲、英国、日本、瑞士、加拿大、韩国、新加坡、巴西、新西兰、澳大利亚等,与中国央行也都有双边货币互换安排,总额达2亿多元人民币(约合3000亿美元)。此外,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在东盟10+3框架下的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CMIM)中,东盟与中日韩、中国香港之间还有一个总额24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


中国之所以没有参加美联储主导的货币互换安排,据说是因为人民币并非可自由兑换货币。但这恐非实情。从前述美联储新签的双边协议可以看到,其中也有新兴市场。况且,四年前人民币已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是国际认可的国际化货币,近年来可兑换性和便利性更是不断提高。现在的结果,个中缘由不言自明。在全球疫情蔓延、金融动荡、经济下行的多重冲击下,大国间缺乏战略互信,令2008年危机时国际社会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美好时光渐行渐远。


央行货币互换主要是为了应对短期流动性问题,但也有例外。如在中国央行与境外央行签署的系列本币互换协议中,支持互换资金用于贸易融资。再如,新版清迈倡议多边化协议修改了原先各成员只有在发生经济危机后才可申请贷款的规定,改为建立风险防范机制,在危机发生前予以援助,并将在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融资项目启动情况下进行的双边货币互换比例从20%提高到30%。


大部分协议,特别是与美联储签订的协议,都是救急不救穷的流动性支持。这类似于银行体系的存款保险制度,有助于遏制市场恐慌性挤兑美元流动性。鉴于金融动荡具有溢出效应,如果货币互换安排的这个作用确实能够发挥的话,则不仅对协议成员有利,也对非成员有利。显然,近期美元指数强势突破100,很大程度与市场出现“美元慌”有关。这表明美联储近期出台的包括货币互换协议在内的一系列货币政策措施,效果不尽理想。


有人可能会问,中国没有加入美联储牵头的央行货币互换体系,会不会发生美元流动性风险?


诚然,正如医疗资源再丰富,如果大家都涌向医院的话,也会导致医疗体系崩溃,感染新冠肺炎的致死率飙升一样,如果一国外汇储备遭遇恐慌性挤兑,相信即便美国也承受不起。1971年“尼克松冲击”,美国就单方面宣布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几年后又让美元与各国货币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


前述担心是基于挤兑外汇储备在中国很可能发生的前提假设,但实际上于中国来讲这种概率极低。


一是中国因为出手较早、措施果断,经济有望率先走出疫情。


二是中国财政货币政策空间较大,在这次疫情应对中领跑全球,且政策分步骤、有成效,既保持了定力,又留有余地。并且,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基于集中决策,有助于逆周期调节政策的传导,而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基于分散决策,易出现顺周期的羊群效应,短期会影响逆周期政策效果。


三是中国国内产业门类齐全、市场潜力广阔,面对疫情冲击有较大的回旋余地。


四是前些年中国加强金融监管,金融风险高位缓释,人民币资产估值更趋合理。并且,国内银行资本充足、拨备较多,具有较强的风险吸收能力。


五是中国坚持渐进式、管道式的对外开放,能够实现穿透式监管,有助于加强对跨境证券投资的实时监测与分析,适时对异常情形做出政策响应。


六是前些年中国曾经遭遇高烈度的跨境资本流动冲击,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有信心也有能力守住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此外,中国央行虽与美联储没有货币互换协议,但如前所述,与主要境外央行签订了约合3000亿美元的互换额度。如有必要的话,可临时提取互换额度。当然,我们并不认为中国有这方面的现实需要。


从国际上新老警戒指标看,中国外汇储备都比较充裕。只要市场不发生极度恐慌,依法合规的正常用汇需求完全有保障。至于因海外疫情蔓延引发的金融动荡肯定不会一直持续,反倒是市场调整速度越快、幅度越大,越意味着恐慌情绪集中释放,市场也就越快见底。“股神”巴菲特的成功秘诀就是在市场贪婪时离场、恐慌时进场。恐慌过后,外汇市场将会回归经济基本面。中国经济有望在疫情过后率先复苏,这将是吸引外资流入和支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重要支撑。


在金融动荡中,对企业来讲,日常经营中应该树立风险中性的财务意识,管理和控制好货币敞口及汇率风险。对大多数机构和个人来讲,并非专业炒汇者,则应该从中长期角度,立足于国内外经济基本面考虑资产负债的币种摆布,而非受情绪驱动,短线追涨杀跌。



3
标签: 事儿 货币 管涛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央行数字货币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020-10-16 19:54
180765

字货币入“局”,支付宝、微信双寡头的“危”与“机”

2020-08-29 07:55
174667

当前市场上的钱多吗?央行货币政策将往何处去?

2020-08-11 18:14
165184

交行行长刘珺:人民币国际化需数字化思维 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已走在世界前列

2020-07-26 12:09
63669

炸雷!又一巨头亏310亿 近500亿货币资金“蒸发”

2020-07-03 21:51
189414

邢自强:警惕全球疫情后遗症,慎言中国赤字货币化

2020-05-20 17:51
140607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