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大门向民间中医渐次打开

2009-08-10 10:48 211

中医遭遇的医保门槛不止一声门外叹息,即使是被纳入医保的中医院,也面临着发展的瓶颈。

  中医遭遇的医保门槛不止一声门外叹息,即使是被纳入医保的中医院,也面临着发展的瓶颈。很多人对“非盈利性”医院的过度治疗已经习以为常,百元一支的抗生素可以流畅地从医保卡中划掉,而人参、金水宝等是否入药,熏蒸、药枕是否可入医保,还在被研究。同样,这些根深蒂固的偏见还延伸到同门之中。当那些大型中医院被纳入医保之时,民间中医诊所却因“血统”不同,徘徊在医保门外,以草根的方式求生。

  而今,在北京的医保目录里,已经有了民营医院、民营中医医院的身影,其萌芽来之不易。尽管医保之门已向民间中医渐次打开,而血统之争、中西之辩还会在相当长时间内争议发酵。

  民营中医医院进入医保

  “中医绝活医院首入北京医保”,近日,一家媒体发布了一则消息。

  消息说,北京一家民营中医医院拥有祖传的“无忧刀”技术,施用于肛肠手术,这项绝活被纳入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范畴。

  “这并不是第一家,在我们的相关网站上已经公布了几家。”北京市社保局新闻科一位工作人员说。他并没有透露民营医疗机构符合哪些条件将会被纳入医保。

  此前,北京市社保局相关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民营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问题,政策上是明确的,大门是敞开的,关键是看民营医疗机构是否疗效好、口碑佳、特色浓、费用低,真正为老百姓提供了优质服务,获得了社会认可。”

  在北京,很多中医诊所都拥有“绝活”,至少在口头上对外宣称拥有“绝活”。为什么这家医院能够入选?

  “我在北京行医近二十年了,做了几万例手术,很受群众认可。”院长荆建华告诉记者。不过,荆建华说,要说特殊,他给北京市卫生局、社保局的很多领导做过相关手术,“他们对我知根知底。”

    被纳入医保并没有给荆建华的医院带来明显的病人数量的提升。对荆建华来说,医保更多的是一种被纳入“正统”的身份象征。

  他翻出一本北京市医保收费目录指给记者,按照这份1999年沿用至今的目录,做一例混合痔手术的收费仅100余元,最贵的血栓剥离也不过180余元。

  “混合痔手术难度比剥离血栓的难度大得多,规定收费反而低,有些奇怪。不知道是哪里的专家制定的标准。这些收费还不够公立医院一项检查收费。”荆建华笑笑说。

  民营中医医院不同于公立医院,被纳入医保多少有点赔体赚吆喝的意味。与那些非盈利性公立医院相比,民营医院不仅不能享受到政府补贴,要自己承担房租、人员工资等费用,还要按企业的标准交纳税金。此外,医院与医保中心结算有一个周期,会给医院的流动资金带来不少压力。

  不菲的广告促销费用也是一个问题。“好在我从来不做广告,都是病人介绍病人过来。”荆建华掰着手计算着。

  不过,业内人士分析,纳入医保后,对民营中医院会有一些潜在收益。现在中医门诊的病源大都集中在门诊,“一说到住院,如果不是医保定点的话,很多病人考虑到费用问题,扭头就走了。”纳入医保后,会让中医医院的住院病人有所增加。

  草根中医遭遇医保门

  在为数众多的民营医院中,被纳入医保的只是少数,而民营中医院少之又少。一些医院正遭遇到医保门。

  而今很多基层社区医疗机构都被纳入了医保范畴,而离群众很近、价格低廉的中医门诊,却大都徘徊在医保门外。一些有绝活的中医传承人,不得不挂靠大医院求生存。

  张藻南的中医门诊就曾经为媒体广泛报道。她从北京积水潭医院党委书记职位上退下来后,开办了一家中医门诊,延揽了很多中医名家,曾一度一号难求。而从2001年开始,她的诊所被划分为盈利性医疗机构,无法跨入医保大门,病源逐年递减。

  而在北京乃至全国,仍在这样苦苦支撑的中医门诊还有很多家。

  一些医院正努力迈进医保大门,在这一领域,“非盈利”的公立医院仍拥有无可撼动的主导地位。

  按照城市的医保政策,一定数量的人口往往指定一家医保定点,而一般只会考虑公立的社区服务中心。

  “那些开贵药、多开药、重复检查的,往往是那些名声在外的非盈利医院。”一位中医研究者评价说,他认为,医疗改革虽然已引进民营资本,但却很难与非盈利公立医院享受同等待遇。民营中医院更容易遭遇到事实上的“玻璃门”,“即便你是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自己开门坐诊,在申请医保定点上,也难敌过那些多年积贫积弱的社区门诊。”

  中医遭遇的医保门槛还不止一声门外叹息,即使是被纳入医保的中医院,也面临着发展的瓶颈。

  业内专家列举了其中的诸多障碍。比如,许多地方规定,中药饮片熬成汤剂要患者自费;对那些肝病、肾病等慢性病,早期中医干预,可阻断、延缓病变,整体费用少,但由于要自费,很多患者放弃了中医早期干预,不仅导致严重后果,而且对公共医疗资源耗费巨大;中药列入医保基本用药的门槛太高,人参、虫草等传统用药价稍高或带滋补药物不能记账,而上百元数百元一支的抗生素可以记账;中药熏蒸、药枕、药贴等中医特色治疗手段往往不能记账;中医的一些治疗,如针灸、按摩,骨伤整复手术等收费很低,而大夫付出的劳动太大,一次按摩10~20元/人次,一次针灸4元/人次,与西医手术费用相比,就明显偏低。

  开门还要改变管理思维

  近几年,打破中医医保门槛的呼声不断。2008年,农工民主党北京市委员会在政协委上提出了《关于北京市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几点建议》的提案,建议将中医药治疗具有优势的病种纳入医疗保险中的报销范围。

  “北京市领导在提案上作了批示,有关部门重视起来,目前这项工作有了明显推进。”提案执笔者之一梁建平告诉记者。

  拥有雄厚财力和丰富医卫资源的北京已经走到了全国前列。扶持中医专家开办医院诊所,成为北京医改的目标之一。

  束缚在医院身份上的血统论也在加速破冰。今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指出,“民营医院在医保定点、科研立项等方面与公立医院享受同等待遇,对其在服务准入等方面一视同仁。”5月,《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指出,我国医疗保障政策和基本药物政策要鼓励中医药服务的提供和使用。

  相继出台的政策让人们看到,医保大门已经向民间中医渐次打开。而业内人士指出,真正让中医“简、便、廉、验”的优势得到发挥,还需要进一步扫清障碍,目前对中医医保的准入门槛是一级以上医院,对住院病房、医疗设备还有相应的刚性要求,一些民间中医诊所难以达到这个规模。

  “这实际上还是在沿用西医的标准来评价中医。”一位中医研究专家指出。而按照西药监测管理办法来约束中药制剂,人们普遍信赖的中成药很难通过检测,中医临床疗效大打折扣。“医保大门打开后,最重要的是管理体制的跟进,不能再用西医的标准来生搬硬套,违背中医药的规律。”他评价说。

  中医传承后继乏人

  不管怎样,门已经打开。荆建华认为,中医的式微有多种原因,目前要紧的恐怕还是行业自律,不夸大疗效,别念歪经,让中医治病于无形的理念深入人心。

  在这些中医世家看来,中医式微的境遇,除了政策上的不利因素,也与其自身的鱼龙混杂有很大关系。
  
  荆建华出生于山东中医世家,从父亲那里学到五代家传的“无忧刀”技术和相关中草药配方,后进入中医学院接受教育。眼下,他最忧心的是他的技术传承问题。

  “以前,这种祖传技术,你只要愿意学,多晚都没有关系。现在不行了,因为你要拿到医师资格证,得提前学好外语和相关医学基础知识,晚了再来补,考不到证,即使掌握绝学,也没法行医。”荆建华说。

  他的儿子今年刚参加完高考,选择的是信息科学。孩子的兴趣不在这里,让荆建华很犯愁,他不得不将传承绝活的希望寄托到女儿身上。

  杨理存也有着同样的困惑。杨家为武术中医世家,杨理存的五爷爷杨继声,在中医界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杨理存却在去年才获得执业资格。

  “我考了8年的执业资格,告了8年的状。看病有疗效就行了,硬让你考那些基础理论干嘛?现在中医学院的孩子们更可怜,还要学西医,考外语。”杨理存至今仍愤愤不平。

  他担心的是,按照这样的模式发展下去,以后就只剩下会写论文、不会用中医看病的高学历“假中医”了。

  既有祖传,又接受过正统中医教育的荆建华对此感受尤深。

  “我在跟父亲学‘无忧刀’时,其中一个小小的中医麻醉技术就钻研了六年,这种传帮带不是从课本上能学到的。现在中医院校学生们,可以从典籍中学些汤头、验方之类,但形成不了自己的东西。一些悟性高的人能摸索出路径,但已经是一把年纪了。”荆建华解释说。

  近年来,有关中医的争论不断,有人要求废除中医,也有人疾呼要发掘保护中医。那些有民间绝活的中医,也因为视绝技为几代人生活的根基,不肯轻易外传,面临失传的窘境。

  杨理存在中医按摩上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他想把自己多年的经验传给儿子,结果大儿子从政,“二儿子跟我学了不少,但离我的境界相差太远。”

  他将此归结为“社会浮躁”,中医针灸、按摩收费很低,坐诊十分辛苦,他的二儿子现在在广东为二个老板专职按摩,每个人每个月给他开一万元薪水。

  “难道说,我们这一代人故去了,中医就要没了?”杨理存一声叹息。
 

0
标签: 医保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廖杰远:连接+AI 赋能医疗、医药、医保联动

2018-01-24 00:25
8916

自贸区内首家综合外资医院明年开业,未来还可能用上中国医保

2017-06-13 15:15
7161

建议医药医疗医保信息实时共享

2013-10-12 16:52
4158

基本药物制度因财力有限受阻 拟由医保基金补偿

2010-02-03 22:46
531

推进医药分开 提高医保支付限额

2009-11-11 16:36
210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