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想通过这家公司做一件300年后依然影响世界的事……

2016-04-27 10:15 622

4月26日,号称能帮阿里完成“日不落”使命的蚂蚁金服,宣布完成B轮融资45亿美元,估值超过600亿美元。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4月26日,号称能帮阿里完成“日不落”使命的蚂蚁金服,宣布完成B轮融资45亿美元,估值超过600亿美元。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这样解释蚂蚁金服的缘起:“300多年后,有一个公司叫阿里巴巴,它是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它为了做‘天上’(网上)的贸易需要天上的金融去支持它,于是产生了支付宝....”



A股马上将迎来一场资本狂欢,带着互联网和金融双料金灿灿概念的蚂蚁金服有望在2017年内登陆中国大陆资本市场。


4月26日,蚂蚁金服宣布完成B轮融资45亿美元,这是全球互联网行业至今为止的最高额单笔私募融资,其估值超过60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超过了曾被誉为“全球未上市科技公司估值最高”的小米科技的460亿美元。所以,2015年,马云都毫不掩饰的说:“今天中国互联网中有几家公司有真正的商业模式?百度、腾讯、阿里、蚂蚁金服,因为他们有规模化盈利,100亿人民币的收入,30亿以上的利润。”在马云的视野里,蚂蚁金服已经是可以和BAT同列的巨头级公司了。


此前一直迷雾重重的蚂蚁金服新股东也露出了真容:有中投海外和建信信托(中国建设银行),而包括中国人寿在内的多家保险公司,以及中邮集团(邮储集团母公司)、国开金融以及春华资本在内的A轮战略投资者也都继续进行了投资。


蚂蚁金服与“国字头”机构越走越近,这折射出什么?


实际上,在蚂蚁金服现任总裁井贤栋上任之后,他做了两件影响中国金融格局的大事,一件是蚂蚁金服的融资,另一件,则是蚂蚁金服“互联网推进器”计划。


实际上,面对传统金融势力,蚂蚁金服不再采取直接博弈,而是从资本层面渗透,实现深层战略合作。蚂蚁金服A轮融资中,股东都戴着耀眼的“国字头”光环:全国社保基金、国开金融、人保财险、中国邮政旗下中邮资本……与那些主流商业银行股东相比,首先蚂蚁金服股东与他们重量级相当;其次,这些股东与国内许多传统金融机构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三,这些股东对于蚂蚁金服未来业务拓展至关重要。以中邮资本为例,其兄弟公司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目前是国内网点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服务客户数量最多的商业银行。截至2015年9月末,邮储银行拥有营业网点超过4万个,服务触角遍及城乡,服务客户近5亿人。蚂蚁金服是一家跑在互联网和云上的公司,中邮体系强大的地面优势,正是蚂蚁金服欠缺和需要的。


所谓“互联网推进器”,是5年内助力1000家金融机构向新金融转型。蚂蚁金服将向金融机构提供云计算、数据分析等技术服务,开放支付宝、招财宝等平台,帮助金融机构触达用户。


身为一家从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如今的蚂蚁金服正在一步步走进金融的黑暗森林,需要更强大的帮手。当然,它名为“蚂蚁”,实际上一点也不弱小。


根据证监会规定,A股主板上市要求公司在上市前3年的总营业额达到3亿元人民币,或拥有至少5000万元现金流,并连续3年盈利,盈利总额达到3000万元人民币(约合463万美元)。而蚂蚁金服A轮融资时的推介材料显示,公司2014财年营业收入101.5亿元人民币,较2013财年同比增长91.6%;调整后净利润26.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为26%。纯粹从数据上看,蚂蚁金服的表现,已经完全符合证监会的规定。


商业-支付-信贷-金融服务,是一个贸易金融中心发展成熟的必经之路,而从阿里巴巴到蚂蚁金服,也是同样的商业逻辑。从公司基本面来看,蚂蚁金服拥有传统金融机构、甚至它的互联网同行不具备的优势:离客户更近,它独占中国最大的交易平台阿里巴巴,独占其所有的交易数据。支付,是商贸业务的最后闭环,也是理财、信贷等金融业务唯一的高频入口,支付宝,正是这样一个独特的存在。


从2004年支付宝诞生算起,经过11年的发展,在互联网行业中,蚂蚁金服拥有的金融牌照最多:第三方支付、基金销售、小额信贷、银行、保险、证券、以及未来的个人征信牌照。这家公司的“用户量相当于四个招商银行”;这家公司的支付工具支付宝占据了中国移动支付8成市场份额;这家公司拥有全球第二大货币基金余额宝,其资金量相当于一家股份制城商行;这家公司还拥有全中国两张互联网银行牌照中的其中一张。


“支付宝、蚂蚁金服是全球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国家,任何时间点,出现过支付跟清算都在一起的产品,支付、清算、财富管理、信贷业务都在一起的公司。所以很多外国商学院都愿意研究支付宝,因为它的发展,没有可借鉴的经验,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如是说。


那么,即将登陆A股的蚂蚁金服,它未来的钱途与前途如何呢?


本刊曾在2015年11月推出封面文章《蚂蚁搬山》,详细解剖了这只蚂蚁。


蚂蚁搬山


1秒钟能做什么?


猎豹在草原上可飞奔28米,旗鱼在大海里能游30米,人能眨3次眼睛,蜂鸟振翅55次,竹子能长10微米,最快的计算机能运算近6亿亿次,地球绕太阳转动29.8公里,而太阳系在银河系内运行220公里。


或者,它能产生8.59万笔交易,这个数字会影响中国很多年轻女性——它是“双十一”这个人造节日开始时,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所支撑的交易峰值,是去年双十一峰值3.85万笔/秒的2.23倍,支付宝由此超越VISA,成为全球处理能力最强的支付平台。


“上一个‘双十一’,天猫一天成交额是571亿元,许多人觉得今年这个数字会往下掉,你觉得会吗?”


面对质疑,马云用农民打了一个比喻,“外人问起农民,总会说南瓜什么时候长出来,能长多大?而农民自己只关心种子有没有挑好,水有没有浇好。没干过的人老是想着结果,而干过的人只想过程。”他说,“今年的数字,说不定真没有那么多,也说不定还高出很多呢。做好什么事,自然就好了。”


略带禅意的马式鸡汤,可轻易化解这类小攻击,但蚂蚁金服内部却难以如此轻松,每次双十一都是对其技术能力的一次检验,据说,电商部门与蚂蚁金服甚至会在内部打赌,赌后者能否承受前者带来的流量冲击。“今年设定的目标比去年高得多!”11月4日,蚂蚁金服首席架构师胡喜,带着熬夜的黑眼圈告知本刊说。彼时,“双十一”活动期间的促销系统刚完成最后一轮的凌晨测试(1点-4点)。


2014年之后,蚂蚁金服技术系统开始向支持整个金融业务转型,支付、财富、信贷等主要业务加起来,蚂蚁金服日交易量已从2011年千万级涨到了亿级,而且后两条业务线的业务量还在以几何级数上涨。


今年“双十一”,阿里推出“超级国家日”,39个国家使节集体背书,推广本国商品。期间,全球物流覆盖了224个国家地区,16条跨界专线,74个跨界仓库。而在国内,深耕城市6年后,阿里将触角延伸至市场末梢,6000多个村子,几十万农民首次参与了电商狂欢节。


虽有人说双十一颓势渐显,但阿里已建立起了一个商业贸易上的“全球生态”,对人类历史上任何几乎能称得上“日不落”的组织而言,商业都只是起点,其发展路径大多是:商业-支付-信贷-金融服务。17世纪,全球无可替代的贸易中心是阿姆斯特丹。为了满足巨大的商业和贸易需求,全世界第一个结算和支付多边中心在荷兰成立了。这个中心只做支付一件事情,一做就70多年。后来阿姆斯特丹沉淀了大量资金,他们又开始为客户提供信贷。于是这里成为17世纪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


能帮阿里完成“日不落”使命的就是蚂蚁金服。“300多年后,有一个公司叫阿里巴巴,它是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它为了做‘天上’(网上)的贸易需要天上的金融去支持它,于是产生了支付宝。就像阿姆斯特丹一样,慢慢就会做各种信贷、投资产品,所以商业和金融的逻辑是不变的。”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这样解释蚂蚁金服的缘起。


“它是全球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国家,任何时间点,出现过支付与清算都在一起的产品,支付、清算、财富管理、信贷业务都在一起的公司。很多外国商学院都愿意研究蚂蚁金服,因为它的发展,没有可参考的路标,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告诉《中国企业家》。


正因没有路标,蚂蚁金服一直强调自己的定位:“基于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打造一个开放的生态,与金融机构一起,共创未来金融。”5个月前,井贤栋被任命为蚂蚁金服总裁。任职之前,马云对他只叮嘱了三个词:控制风险、合法、透明。


蚂蚁金服是一家既“老”又“新”的公司,从支付宝诞生起,阿里金融已经走过了11年,但是在2014年10月,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才正式宣告成立。它将成为阿里集团之后,最令资本市场激动的故事之一。根据本刊获得的消息,如无意外,蚂蚁金服将在2016年在国内A股上市。而根据2015年年中,其最新一轮融资推算,市值已逼近3000亿人民币。


经过11年积累,蚂蚁金服获得了国内最全的金融牌照,第三方支付、基金销售、银行、保险以及尚在审批中的个人征信、证券牌照。这11年中,它与监管制度、与传统金融、与其它巨头之间冲突不断出现。在它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庞然大物的前夜,却表现得越来越谦卑与谨慎。在成立之初,它就表示,“之所以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是从小微做起,我们只对小微的世界感兴趣。”而在成立一周年时,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彭蕾也特别强调:外界可能会认为,小蚂蚁胃口很大,但其实蚂蚁并不会变大象,蚂蚁金服始终坚持服务小微企业和创业者,这个方向不会变。


这与阿里集团张扬的风格大不相同,当小蚂蚁走进金融这片黑暗森林,连马云也会收敛锋芒。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必会撬动板结的传统利益,但相对于出行、医疗、教育等领域,金融的游戏规则更复杂,在创新与风险之间更需要平衡感。过去六个月中,本刊多次走近这只神秘的蚂蚁,发现它正在实践电影《蚁人》中的经典台词:别走捷径,别玩虚的,放手一搏。解剖这只蚂蚁,能看清中国互联网金融的过去十年与未来十年。


藏锋


“为人宽厚”、“攻击性弱”是有些人对井贤栋的评价,获得这样评价的一个人,是蚂蚁金服第一位负责具体业务的总裁。


井贤栋位列阿里巴巴第一批27位合伙人。27个人中,2004年之后进入阿里的有11个人,被视为阿里引入的第一批精英型职业经理人,涉及财务、法务等专业领域。井贤栋就在此列,他在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都工作过。2007年他加入阿里就在支付宝工作,从邵晓峰(花名郭靖)时代到彭蕾时代,直到今天。


“凡是Lucy(彭蕾的英文名)选出来的人,一定是可靠的,必定也是马云心里合适的人选。井贤栋是支付宝老人,有资历,又有外企背景,有‘混搭’感觉,而蚂蚁金服现在的团队,也是老阿里人+金融机构职业经理人的‘混搭’风。与一些性格强势、以鬼点子多和执行力强著称的业务干将不同,他更懂得平衡管理之道,这正是蚂蚁金服今天最需要的。”一位邵晓峰时代的支付宝老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


井贤栋当前的责任是“战略实施和各项业务推进”,他履新之后做了两件影响中国金融格局的大事,一件是完成A轮融资,另一件,则是蚂蚁金服“互联网推进器”计划。


这两件事都折射出,面对传统金融势力,蚂蚁金服不再采取直接博弈,而是从资本层面渗透,实现深层战略合作。蚂蚁金服A轮融资中,股东都戴着耀眼的“国字头”光环:全国社保基金、国开金融、人保财险、中国邮政旗下中邮资本……与那些主流商业银行股东相比,首先蚂蚁金服股东与他们重量级相当;其次,这些股东与国内许多传统金融机构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三,这些股东对于蚂蚁金服未来业务拓展至关重要。以中邮资本为例,其兄弟公司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目前是国内网点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服务客户数量最多的商业银行。截至2015年9月末,邮储银行拥有营业网点超过4万个,服务触角遍及城乡,服务客户近5亿人。中邮体系强大优势,正是蚂蚁金服的新增业务战略必要补充。


所谓“互联网推进器”,是5年内助力1000家金融机构向新金融转型。蚂蚁金服将向金融机构提供云计算、数据分析等技术服务,开放支付宝、招财宝等平台,帮助金融机构触达用户。


“蚂蚁金服和金融机构深度融合包括三个方面,云服务技术支持,大数据对产品创新、对风控能力的促进,最后是用户渠道上的合作。”井贤栋认为,输出蚂蚁金融云与阿里云的服务,是蚂蚁金服与金融机构“深度融合”的支撑点。


蚂蚁金服希望努力打消银行忌惮,这并不容易,其核心业务,都正深入传统金融腹地。支付宝从线上切入线下,与中国银联业务产生了交集。财富管理业务与银行部分业务有重合。至于个人信贷和企业信贷,更是银行的核心业务——银行“存贷汇”三大业务中,蚂蚁金服有支付宝和小贷,如今唯一无法实现的,只剩下“存”而已,银行焉能不产生忌惮?


“银行恐惧,在未来某一天,用户彻底忘记了银行的存在。”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研究中心秘书长黄嵩认为,互联网金融最大“杀器”就是与用户之间联系紧密。一旦用户想到支付、理财、贷款,再也不会想到银行,银行又该如何自处呢?


一位接近蚂蚁金服融资的金融机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经过11年试探和摸索,蚂蚁金服对于政策与传统机构的底线,已把握得越来越准。“蚂蚁金服融资,要的不是钱,它需要帮手,传统金融机构有国家信用背书,蚂蚁无意和他们对抗。”


“蚂蚁金服正在‘农村包围城市’,中小银行系统基础很差,让他们先使用金融云的服务,等阿里云能力得到验证,蚂蚁就希望进一步去和大型机构合作。”一位传统金融机构从业者对《中国企业家》说。对此,井贤栋回应,已经有一些大型金融机构来找他谈,有意使用蚂蚁金融云,但对方决策周期比较长,现在还没有时间表。


面对既有市场与增量市场,面对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友商,蚂蚁金服采取不同的策略。它用融合方式,发展存量业务,而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发展增量业务。


相“杀”与相“爱”


今天蚂蚁金服言必称“融合”,但过去11年中,其每个业务,都在与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和摩擦中长大。


回到起点,2004年,淘宝无法线上付款,银联也帮不上忙,马云只能自己做支付宝:支付宝去银行开账户,用户购买之后付款到这个账户,到货之后用户确认,账户再给商户打款,这样,用户就不用担心商户收款不发货。无论马云还是彭蕾都不懂金融,支付宝第一个程序员,大学专业是会计电算化。


在阿里工作了9年,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副总裁是袁雷鸣第11个岗位。2005年,袁雷鸣是支付宝的银行BD(业务拓展),他穿梭于一家又一家银行,求着银行给支付宝一个接口——彼时,没有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网上能够和银行直联,银行对第三方支付充满了不信任感。“我们都没资格跟银行分行谈业务,只能跟他们的营业厅、网点去谈。”

支付宝与银行最大一次博弈,就是2010年做快捷支付。快捷支付,实现了马云2004年的愿望,不需要开通网银也不需要U盾,只要经过简单验证与绑定环节,就能实现网上支付。这个项目,也是蚂蚁金服高管的“黄埔军校”:如今蚂蚁金服副总裁樊治铭是快捷支付项目牵头人,财富事业群总裁袁雷鸣负责银行合作,口碑网CEO范驰、资深总监王丽娟等都是该项目队友。


在这一年,淘宝天猫已越长越大,交易量也到了十亿级别,大多数用户网购要跳转到电子银行支付,需要口令卡、U盾等工具,过程繁琐,淘宝天猫付款成功率一直在80%-85%之间徘徊,而今天这个数字超过95%。支付宝希望银行开放接口,银行嘴上讲着“资金安全”,心里担心自家网银没有人用,自家银行卡品牌被支付宝替代——毕竟得账户者得天下。


最终快捷支付做成了,最多时一夜之间支付宝就绑定了上百万张银行卡。据一位参与其间的老员工回忆:“支付宝单独和每个银行都谈了合作,比如手机充值代扣这样的业务,银行与支付宝是一直有接口的。快捷支付,实际上银行不愿意,支付宝是单方面做的决定,事后因为太多用户都绑定了,银行怕用户反弹,也没办法了。”


合作背后的逻辑是,与日益壮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银行可以拿到更多存款,存款是银行命脉——第三方支付合作的都是银行分行,他们有存款压力,还会给第三方支付找最便宜的通道。所以,尽管银联不愿意,第三方支付机构仍然成功与银行做了直联。


以年轻客户多、信用卡业务著称的招商银行,最初就是快捷支付坚决的反对派,但后来招行发现,他们的竞争对手并非支付宝而是其它银行。双方合作后,招商银行通过支付宝电子支付交易额很快超过几家国有大行。2014年,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刘加隆公开表示,银行和支付宝不是敌人,毕竟,第三方支付虽然有大量用户,但最终结算仍要依靠银行。


“银行服务从线下到线上过程中,我们的金融同行们缺少场景去推动用户习惯转变,是电子商务的场景驱动了这个变化,而支付宝推动了这个过程。”井贤栋举例,支付宝正在把自己线下百货、商超一些收银台开放出来,让银行信用卡去做活动,比如买100减10。“我们把流量开放出去,给银行来运营用户。”


即便没有2015年7月央行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支付宝和银行的电子银行之间,也已形成了某种默契。“大额交易、数万元转账、理财产品购买,银行的电子银行还是占据绝对优势的。”易观国际分析师马韬告诉《中国企业家》。


关于这份《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支付机构做小额,大额交给银行。业内普遍认为,这是政策对第三方支付和银行业务给出了明确界限。


“国家担心社会问题。银行信用是有国家背书的,而支付公司可能跑路,国家希望货币的二道贩子不要太多,就不能让支付公司账户余额做大。至于金额,国家并不想限制用户消费金额,它让支付公司只做小额,因为跨银行系统,如果承担太多散碎化东西,负担太重,支付公司能分担最好不过。大额转账涉及洗钱等等问题,就不能放了。”人人热投创始人顾崇伦告诉《中国企业家》。


“小额多频的支付、转账业务对我们系统压力并不大,如今,和今年‘双十一’的目标一样,日常业务我们也可以支持每秒6万笔。”胡喜说。


自2011年起,支付宝有了过亿级用户,已能够和银行议价,使其在与多家银行合作中都争取到了极低支付手续费。同时,支付宝也借选择备付金存管银行的机会,要求银行提供更多接口。今天,蚂蚁金服已和超过200家银行达成合作,而在5月份,这个数字还是187家——蚂蚁金服乐于秀出这个数字,和银行大方“秀恩爱”。


作为诞生于互联网的新生势力,支付宝成功凭借用户的支持与大量的资金,最终成功倒逼银行与它合作。


不做吸血鬼


井贤栋唯一承认蚂蚁金服与金融机构的碰撞,就是余额宝事件,他使用了“双方所谓的竞争”这样的表述。


2013年6月上线之后,余额宝年化收益率一度超越了6%。大量存款从银行流出,流入余额宝——余额宝仅仅用了7个月时间,金额与用户数就翻了50倍。然后,余额宝遭遇了“银行吸血鬼”指责——余额宝背后主体是一只货币基金,而它的资产组合中,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占到了9成以上,其高收益,正是由于银行当时的“钱荒”。



对于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余额宝实际上是在打金融监管的擦边球,它和银行是处于一个不公平竞争状态”的言论,马云表现出强硬态度:“世界上没有一个产品生命周期是永久的。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如果有一款产品能发挥推动历史的作用,即便它的生命周期再短暂,也必将非常光荣。”这几乎已是烈士的墓志铭。


“余额宝没有与银行抢存款,余额宝只是释放了大众理财的需求。”井贤栋说。数据显示,中国有接近70%的家庭除了存款之外没有其它理财方式,放眼全世界,中国人的储蓄量都相当大,这意味着中国理财市场潜力巨大。


即便无意和银行抢存款,余额宝以及余额宝之后的招财宝平台所做的,都相当于理财产品交易渠道,这也会对银行业务产生冲击。


余额宝因支付宝庞大备付金风险而生,同时,淘宝卖基金的用户体验一直不够好,这才有了蚂蚁金服财富事业群雏形。支付宝备付金规模巨大,做的事情如同吸储,外界难免存在一定政策风险的质疑。2013年6月,央行出台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支付机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比例,不得低于10%。以支付宝为例,如果按照日均资金沉淀规模约100亿元计算,支付宝需要准备的保证金就需10亿元以上。还好团队早已与天弘基金设计好了余额宝。6月13日,随着余额宝正式发布,特别是“钱荒”之后高达7%的收益率,支付宝大量沉淀备付金转入了余额宝账户。“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袁雷鸣回忆,他和团队都松了一口气。


随着“钱荒”结束,余额宝收益一路走低,到2015年11月,余额宝收益早已“破3”,但规模一直在6000亿元左右。虽然其它主流互联网公司后来推出的“宝宝”理财产品都支持随时赎回,但余额宝背后有支付宝等一系列消费场景,将理财产品嵌入消费场景。2014年,余额宝支付在整个阿里系支付中的占比达到了10%,一旦出现兑付风险,会影响阿里电商平台。在这种情况下,阿里控股天弘,加强对余额宝控制力,使之成为“现金管理工具”。


2013年,小微金服(蚂蚁金服前身)成立,如今的财富事业群彼时还叫金融事业部,是支付宝衍生出的第一个业务。在余额宝之后,蚂蚁金服2014年推出的招财宝被称作资金市场的“天猫”,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去中介化,直接融资的P2P平台:不参与交易,不提供担保,不做资金池,帮助普通用户与传统金融机构(银行、保险、基金、担保公司)的理财产品进行交易。风险控制全部由传统金融机构进行,商业模式是收取每笔交易千分之一的平台费用。如今,招财宝理财产品范围涵盖债券、收益权转让、理财计划以及基金。招财宝的产品,收益率在3%-7%之间,高于余额宝,流动性不如余额宝。在蚂蚁体系内,除了网商银行,招财宝也是一个能帮助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的平台,只不过风控都放在金融机构。


“招财宝有支付宝、余额宝流量优势,上线一年多,交易规模就超过了3000亿,而很多老牌P2P平台10年总交易额不过几十亿。”顾崇伦对《中国企业家》说。


面对招财宝,银行担心原本控制在自己手里的网点与销售人员等资源,某一天被互联网抢走。而且,对于互联网公司,网络销售就是其全部。对银行来说,线上渠道如何投入,涉及到性价比评估——原来靠销售人员,现在线上销售多了,销售人员绩效怎么算?原有线下网点这么多人又该怎样处置?


“2015年中国理财市场20万亿的规模,互联网渠道最多有2万亿。互联网势力还冲击不了银行,因为它能卖的东西有限。”顾崇伦说。如今,招财宝能卖的产品主要是公募基金与一些固定收益类的资产。而银行直接吸储,有资金池,除了自己能创设出各种各样的理财产品之外,也是一些高净值产品的销售渠道,比如,私募基金销售主要的渠道是银行,三方财富的信托等的销售目标都是银行客户。


除了销售理财产品,多数没有金融背景的P2P公司想自己做资产端,压力相当大——为了流量,资金端给客户超过10%的收益,而资产端至少要找到能提供18%以上利率债权。在运营客户之外,他们最终不得不硬着头皮自建风控系统,在消费场景、各行各业供应链中寻找机会。


蚂蚁金服上游有流量,下游可以自己做资产,网商银行的企业贷款、“花呗”个人信用贷款,在招财宝上卖,形成一个自循环。但袁雷鸣很早就表示过:招财宝目标不是形成自循环,而是搭建平台,为数以百万计的小微企业和个人用户服务,让他们能够直接融资。


“能够与余额宝、招财宝竞争的互联网平台,只有腾讯理财通。”懒财创始人陶伟杰认为,掌握丰富的用户数据,对每个用户做完整画像,这样的能力,除了阿里之外,只有腾讯具备。有社交基因的腾讯,能够运营一个能聚合流量的理财社区,再有一个数据分析模型,完全可以根据每个用户特质,进行智能化理财服务。


支付宝从出生那天起,面对的就是在中国已生存了100年的银行,又经过10年,双方从PK走向“秀恩爱”。互联网势力深入金融业,逐渐摆脱“互联网沙文主义”,去尊重商业本质,敬畏风险,敬畏金融机构专业能力,选择去辅助,去扶持。互联网势力也从喊打喊杀的毛头小伙子,走过了自己的成人礼。


暗战银联


不是所有的摩擦都能变为融合。


截至2015年10月,支付宝已与超过200家银行直联。它改变了线下收单市场的产业链,动了中国银联的蛋糕。


线下收单产业链本有三方:银行卡发卡行、收单机构、提供转接清算服务的中国银联。用户每刷一次银行卡,不同行业商户要交纳不同比例的手续费,而三个利益主体按照7:2:1的比例分享手续费。由于支付宝直联银行,使产业链从三方变成了两方:每次收单,支付宝既做了清算,又做了收单,绕开了作为转接清算机构的银联,直接和发卡银行分享收单利润。


马云不是不想和银联合作。早在2004年,他就曾走进位于上海浦东的中国银联总部,希望银联提供线上支付服务,这样支付宝就不必去和一家家银行直联。成立不过两年的中国银联,自己当时都没有在互联网上与银行打通,更帮不了马云。如前所述,2004年底,阿里自己做了支付宝,和银行谈了直联。

2011年,在线上,支付宝银行资源已与整个收单市场的霸主银联势均力敌——截至2011年5月底,支付宝快捷支付合作上线的银行达到了83家,而当年6月接入“中国银联无卡支付”的银行不过73家。


移动互联网时代呼啸而来,支付宝承担了阿里系线下交易系统流量入口的重担,不惜一切代价要切入每个消费场景。2012年3月,支付宝推出了物流POS支付方案。不过,到了2013年8月,支付宝微博突然宣布:“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准备停止POS机业务。市场普遍猜测“主要是银联的阻挠”,时至今日,该事件仍然是个谜团。


银联确实坐不住了。中国人民银行已批准了25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前20家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这20家千方百计地绕过银联进行转接清算,让中国银联交易量分流得非常明显。而且,在2013年,央行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明确说,线下收单业务中,第三方支付机构可以绕过中国银联,和银行进行直联。


于是,POS机业务停止之后,支付宝又推出了二维码支付,好景不长,2014年3月,二维码支付突然被央行叫停,因为“存在安全隐患”。很快,支付宝以反扫码支付卷土重来,这一次,央行没有再反对,支付宝得偿所愿,开始在线下更大规模开疆拓土。


“线下市场,是银联费尽了心血培育的。最初POS机都是我们布的,一点都不赚钱。市场起来了,有的公司却故意绕开银联。”银联一位中层曾对媒体如是抱怨,在线下收单市场,银联苦心经营6年才有了今天老大的地位。支付宝方面当时的态度则是:“商业竞争,哪有先来后到?”


支付宝携账户、资金优势“倒逼”银行直联合作,而银联有资源优势,政策推动,在线下收单市场一骑绝尘。银联希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建立属于他们的账户体系,联合移动运营商,布局NFC移动支付,但是,占领用户心智却非一日之功。


随着时间推移,支付宝和银联之间也开始暗送秋波——在“深度融合”主题下,蚂蚁金服希望银联也加入自己的生态圈,这样能够丰富支付宝的使用场景。据说,2014年,彭蕾就曾私下透露:“我也很希望有一个契机,跟银联领导坐下来认真地谈一谈。”


直到今天,支付宝并没有真的与银联合作。“未来,支付宝和银联,会有更多机会合作。”杨涛认为,中国庞大收单市场,不可能为一家企业独揽,而且,中国企业进军海外市场,面对VISA、万事达等巨头,合作显然是更经济的方式。


蚂蚁下乡


拿到了银行牌照,蚂蚁金服却显得更加小心翼翼:网商银行从业务模式、服务群体上和大型商业银行做了明确区分:只做500万以下额度的贷款,服务小微企业,去往农村,这都是传统银行很难深入的角落,需要网商银行凭借自身经验与技术实力开拓增量市场。同时,网商银行还为传统金融机构提供了参与其业务的方式:信贷直投。


2015年秋天,河北清河县柳林村的农户马玉明在村淘服务站逛淘宝,看中了一台拖拉机,标价8万块。马玉明家有两辆卡车,平时拉货搞运输,收入很高,但是,资金周转紧张时,这8万块也难倒了他:“没想过去银行,起码要等一个月,贷款也不一定下来。”村淘服务站掌柜杨超向网商银行推荐了他,5天之后,贷款就批下来了。


“我做村淘掌柜半年,没有发财,得到的是几万块收入,但我相信,持续做下去,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都不会亏待我的,和他们走得近,对我只有好处。”杨超从1000多个申请人中凭考试成绩才脱颖而出,当上了村淘站掌柜,负责帮村民购物、收发快递,并推荐合适的贷款人给网商银行。比起大银行,他觉得小蚂蚁更亲近。“全镇只有一家农业银行,存款、转账都很费时间,贷款要准备很多材料,等好多天,有了支付宝,方便多了。”


通过村淘服务站推荐,收集用户数据后,在网商银行风控模型上审核后“预授信”发放贷款的模式,网商银行正在农村大面积推广,这是网商银行从阿里小贷(蚂蚁小贷前身)成功经验里传承下来的模式——以用户积累数据和行为作根据来进行授信,授信以后,在支用时产生额度。当然,阿里小贷时期,商户主要在线上,交易速度更快——比如,韩都衣舍来贷款,网商银行有一个信用评估模型专门针对服饰类商家,采集其企业行为数据之后,由模型得出结论,整个过程只要几秒钟。


和传统银行不同的是,企业财务报表、负债、现金流的数据只是网商银行收集数据维度中的一个,网商银行重点在经营与交易行为,比如说商品上架的速度,商品备注栏的修改次数,店铺装修的档次……一次贷款额度一般在10万以下。“我们会关心商家是不是用心经营,用这种行为数据做风控,这跟传统银行有很大区别。”网商银行副行长赵卫星告诉《中国企业家》。就这样,阿里小贷在6年服务了160万小微企业,绝大多数是阿里巴巴体系内的商户。


有电商平台成千上万的商户,有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的风控模型,阿里小贷业务早在2012年就让外界认为“已经实现盈利”。彼时,阿里小贷贷款额度为5万元至100万元,日利率在0.05%至0.06%之间,阿里金融提供的信用贷款,年化利率最低应为18%,远高于银行贷款的平均利率水平。


2015年,蚂蚁金服拿到银行牌照之后,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当时就解读了此张牌照的价值:第一方面,银行可以建立账户体系。第二方面,做银行业务能多元化而不仅仅是提供贷款。第三方面,融资成本,银行比小贷更有优势。


如今,“远程开户”尚未放开,没有物理网点的网商银行,资金来源并非用户存款,而是同业银行的“信贷直投”——网商银行资金成本,比阿里小贷时期做资产证券化低得多。“资产证券化,中间有征信机构存在,就是对资产进行评估,然后机构投资者再投。但是银行直投,中间已去掉了所有征信,他们对网商银行已全面认可了。”赵卫星解释道。如今,贷款年化利率比2012年有所下降,在12%-16%区间,但网商银行成立之后,其服务的企业数量快速增加,年内已达到了18万家,其盈利能力不可小觑。


那么,除了做信贷,俞胜法所说的“多元化”又意味着什么?毕竟,网商银行背靠支付宝,有庞大用户量,未来某一天,如果他们能够吸收存款,“只做500万以下的贷款”商业模式会不会被打破?在网商银行开业典礼上,股东之一史玉柱的话被媒体解读为暗讽前海微众银行,这也是暗示网商银行潜藏的能量:“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做金融没戏,他们的客户都是什么客户?要么聊天、要么游戏,他们不是支付客户。”


“网商银行不做APP,就是想完全消失在场景里。我们早就不纠结远程开户的问题了。”赵卫星说,开业不久之后,团队里也争论过要不要做APP,但俞胜法和他都觉得,网商银行短期内不应该做独立APP去推广品牌、对接用户,而是要服务更多的小微企业,将风控模型做得更好。


无论网商银行是否去推广自己的品牌,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云计算,以及金融脱媒已成为了趋势——未来某一天,金融将不可能作为一个行业而独立存在,会融化到用户日常生活每个缝隙里。所以,银行们除了改进系统之外,也在积极走进场景,除了与各式各样的互联网渠道合作之外,工行、交行、民生银行等大银行都做了自己的电商平台。





农村是传统银行很难深入的角落,需要网商银行凭借自身经验与技术实力开拓增量市场


场景之争


出行,是2013年-2014年互联网最大的销金窟,峰值时,滴滴和快的一周之内就烧掉上千万元。


“阿里巴巴与当时的小微金服(蚂蚁金服前身)一起打了这场仗,司机端补贴是快的用阿里投资的钱出的,用户用支付宝,补贴是支付宝出的。”一位出行行业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支付之战,才是腾讯和阿里对决的实质。


2015年2月14日,这场持续了2年的战斗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收官——滴滴和快的合并了。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谈判之前,滴滴对支付宝表现出了接纳:不管合并谈得成不成,滴滴都将接入支付宝。“因为支付宝的市场占有率更高,支付更方便,上规模更快。”合并之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嵌入了出行场景,腾讯与阿里的目的都达到了。


背靠电商场景,积累起庞大用户量,是支付宝与传统金融机构谈判时最强有力的筹码。但有着比支付宝更高打开率,更强粘性的微信,已开始在每一个场景中布局交易。自2013年起,支付宝与微信切入线下几乎踩着相同步调:百货、商超、便利店、出行、餐饮……


“所有生活服务业背后都是场景,都是人际关系。”微信平台一位创业者李立(化名)的项目,正是基于微信生态的一款点菜应用。“吃饭核心并非哪家便宜,而是跟谁吃,有亲子、情侣、聚会等场景;美甲并非只为了臭美,而是女生组团聊天八卦的场景;按摩并非只为了健康,而是几个人谈事情的场景。”李立的应用是在服务号中,可以在朋友间分享餐馆,并一起点菜,然后微信支付。微信支付从诞生第一天就由场景驱动,微信支付首先就支持微信体系内的服务号支付,而线下与吃喝玩乐相关众多商户与创业者早就聚集在服务号中。


2015年7月,蚂蚁金服资深副总裁樊治铭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场景的平台”这个词,他反复说了10次。2014年春节,支付宝遭遇微信红包“偷袭珍珠港”之后,11月,樊治铭带团队去新加坡开战略会,气氛压抑。就算支付宝银行资源再强,如果在线下让用户抛弃了,一切都将回到原点。最终结论是,支付宝需要成为一款能收揽商户,又有关系链的超级APP。于是,2015年7月,支付宝9.0诞生,里面增加了朋友频道,该频道在社交网络遭遇大量吐槽,可樊治铭始终力挺自己的产品。在此之前,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投资60亿,成立新口碑,将原淘点点与蚂蚁金服的线下业务资源及团队注入新口碑,由支付宝老兵范驰任CEO,支付宝9.0还新增了商家频道,新口碑成为其后台。


3个月后,本地生活服务业的双巨头美团和大众点评也合并了,腾讯正准备对新美大下注10亿美元以取得绝对控制权,意在争夺场景。最新版美团APP支付页面上,支付宝已经折叠,优先推荐的支付工具变成了微信支付。美团弱化支付宝地位,相当于直接打了原有投资人阿里一拳,新口碑将承受更大压力。


“微信想要商业化,总要顾忌商业化给用户体验带来的困扰。但支付宝不需要,它天生就有商业化基因。”比起新美大百万级商户量,口碑目前只有40万商户,还很弱小。但樊治铭仍然坚信支付宝在交易方面更有优势。


不仅在商业与交易领域,如今,支付宝与微信场景之争也蔓延到公共事业。支付宝资深总监邹亮在今年4月才来到蚂蚁金服,半年以来,他胖了10斤:“出差太多,生活不规律,每天忙到9点才想起来吃饭。”他半年来的成果是:在医疗、教育领域,支付宝已经和全国超过300家医院、超过600所高校达成合作,双方一起出资改造其IT系统,让用户能在手机上使用相关服务。邹亮解释,支付宝希望用户能在支付宝里实现“智慧的生活”,深入每个场景,成为用户和世界之间的连接。微信几乎与蚂蚁同步启动了“智慧城市”项目,腾讯更加自信的是,不少医院、学校、甚至地方政府,都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开设有订阅号、服务号,腾讯觉得他们会更有动力在微信上与民众保持互动。


在服务业中,金融、商贸、文化是最重要板块,2015年互联网四大合并案: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大众点评、携程去哪儿,分别代表了交通、生活信息中介、餐饮娱乐、旅游,而这四块肥肉,除了旅游,其它的腾讯与阿里都有机会分一杯羹。


蚂蚁金服已完成商业-支付-信贷-金融服务的战略布局,争夺金融入口的战争至此才刚刚开始,它将面对比传统银行更强大的对手。

0
标签: 马云 世界 公司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马云:七种公司永远做不大,十种老板永远成不了功!值得借鉴!

2014-04-03 10:41
1974

马云参股公司产权纠纷再起波澜 南华集团称已上报人大、政协、最高院

2013-07-30 14:06
8992

新浪拿10亿救活旗下网贷平台,成功转型网络小贷公司

2020-10-28 13:37
51332

新浪拿10亿救活旗下网贷平台,成功转型网络小贷公司

2020-10-28 13:37
53341

当金融科技公司撕下“金融”标签

2020-10-27 12:11
72752

又见持牌消金高管变动!空缺半年后,这家消费金融公司迎来新任总经理

2020-10-22 13:46
158784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