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城商行的转型试验:背包银行中的三农贷款

杨佼 | 2014-08-28 15:54 218

据兰州银行控股的陇南武都金桥村镇银行数据,通过村级、乡镇推荐委员会+农户联保小组模式,截至今年6月底,其“三农”贷款已分别覆盖168个行政村、18个乡镇,分别为2.1万户和1.3万户农户,发放贷款16亿元和11亿元。

  杨佼

  [ “做中小企业业务,到了下面县市发现没有太多业务可做;如果全做小微,经济波动时,影响又非常大,所以必须找一个能长治久安的领域,这个行业就是农业。” ]

  早晨8点,从武威市区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班车颠簸后,祁承德终于到达距离武威市凉州区一百多公里的乡政府,再换乘摩托车,最终到达贷款人所在的村庄。一一审核完贷款资料后,他返回市区时,已是晚上九点。

  祁承德是兰州银行武威分行工作人员,上述情形已是他工作中的常态。在兰州银行,这种方式几乎成为“三农”业务条线工作人员的常态。

  地处西北的兰州银行,从去年开始向“三农”业务转型。按照该行规划,未来2~3年,“三农”贷款占其全部贷款的三分之一。“三农”贷款的贷款人目前以农民为主,地处偏远,像祁承德这样的银行人员穿梭于城市和偏远乡村,自备水壶、干粮,随身携带农户的贷款申请资料,被称为“背包银行”。

  与“背包银行”并存,为了解决信息不对称,降低贷款风险,作为未来的战略业务,兰州银行引入村民自治和农村熟人社会特征,由当地居民、基层政府协商,建立村级、乡镇贷款初步审核机制,将“三农”贷款从单户向整村整乡推进。

  “背包银行”中的“三农”贷款

  由于属于“三农”业务条线,贷款人多数分散居住在农村,交通不便,贷前调查下乡走村串户,已是祁承德工作的主要内容。

  在兰州银行,并非祁承德一人有这样的工作经历。“这样的情况很多,如果是一些偏远乡村,几乎每个工作人员都遇到过这种情况。”兰州银行武威分行行长李德全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但这并非武威分行有意如此。2010年开业之后,“三农”业务就是这家分行的主要业务。李德全介绍,截至今年6月底,该行存款余额31亿元,贷款余额20亿元,而“三农”贷款就占了其中40%左右。

  从去年开始,“三农”业务已经成为该行重点业务发展方向。李德全介绍,该行从最初的农村妇女小额贷款开始,已经拓展到林权、种植、养殖确权三大领域。该行与当地政府合作,对农户的林权、农产品种植、畜牧养殖进行确权,然后到该行小额贷款。而“三农”贷款主要是小额贷款,分散、数量众多,农户散居乡村,才会出现上述情况。

  兰州银行董事长房向阳将这种模式称为“背包银行”。“很多农户都住在农村,我们要上门服务,又不能在农户家吃饭,所以要带水壶和干粮,贷款资料也要随身携带,每次下去基本都是这样。”祁承德说。

  在兰州银行也并非武威分行一家如此。房向阳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按照最新规划,该行资产业务将从中小微向“三农”转型,经过2~3年的拓展,形成小微、“三农”和其他贷款各占三分之一的格局。

  “做中小企业业务,到了下面县市发现没有太多业务可做;如果全做小微,经济波动时,影响又非常大,所以必须找一个能长治久安的领域。”房向阳说,这个行业就是农业,不仅周期性弱而且产业特色明显,市场需求旺盛。

  截至去年底,兰州银行“三农”贷款余额56亿元,占全部贷款的8.5%左右。房向阳说,预计今年底其“三农”贷款将超过80亿元,占全部贷款的10%,而明年将新增“三农”贷款100亿元左右,在全部贷款中的占比,每年以10%的速度递增。

  据兰州银行控股的陇南武都金桥村镇银行数据,通过村级、乡镇推荐委员会+农户联保小组模式,截至今年6月底,其“三农”贷款已分别覆盖168个行政村、18个乡镇,分别为2.1万户和1.3万户农户,发放贷款16亿元和11亿元。

  熟人社会的风控

  解决农户居住分散,贷款额度小但数量众多、信息不对称,并提高效率,兰州银行通过与当地基层政府、村委会协商,成立了村级、乡镇推荐委员会+农户联保小组等方式,解决上述问题。

  李德全介绍,村级推荐委员会由村干部、有威望的村民等组成,负责审核贷款真实用途,通过后再报给银行。而乡镇推荐委员会则是升级版,贷款额度和期限,由乡镇担保委员会核定。经推荐委员会通过,才能递交贷款申请。

  “大家都是熟人,对村民个人品行、嗜好、家庭经济状况都很了解,推荐时不讲信用的人就筛出去了。”祁承德说,在这个时候,熟人社会的作用开始显现,充分利用了推荐委员会的人缘和地缘优势,改变了“三农”贷款中银行和农户的信息不对称。

  值得注意的是,由村民组成的推荐委员会,本身并不具备足够的金融知识,在审核时难免出现疏漏,而且这种模式本身也存在一定道德风险,从而引发贷款风险。

  但兰州银行对此并不担心。实际上,推荐委员会筛选只是初步审核。据李德全介绍,推荐委员会审核后,银行还要进一步审核,即便出现问题,也能通过征信系统,查询农户信用状况。若有不良信用记录,这一环节便被堵住。

  问题在于,很多农民没有信用记录可查。李德全说,资料审查后,银行实地调查,与贷款人接触,并确定贷款额度。由于是熟人社会,也很容易掌握贷款人真实情况。审核通过后,再将资金存入农民的银行卡中。

  而推荐委员会并非推荐之后便可了事,农民使用贷款时亦须推荐委员会同意。祁承德说,贷款入账后要先行冻结,项目落实后,推荐委员会出具意见,再根据实际需要分批发放。发放贷款时,业务人员要上门确认。在武都金桥村镇银行,贷款发放后,推荐委员会还要向银行反馈农户经营、贷款风险。

  除此之外,农民还需缴纳一定联保基金。据武都金桥村镇银行介绍,推荐委员会推荐的农民自由组合成立三人联保小组相互监督,并向推荐委员会或银行反馈;并按贷款额度5%缴纳联保基金,乡镇层面,则要按贷款额度5%、10%交纳联保和担保基金。一旦不能还贷,则先用担保基金进行代偿,待农户解决资金困难后再行偿还。

  打通产业链

  最原始的办法往往是最有用的办法。李德全介绍,武威分行“三农”贷款资产质量要优于全行,目前不良率不到1%,而兰州银行“三农”贷款不良率容忍度为2%。武都金桥村镇银行目前不良贷款余额34万元,不良率只有0.15%,低于陇南全市银行业4.6个百分点。

  但同其他业务相比,“三农”贷款利润空间显得略低。来自兰州银行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其“三农”贷款成本收入比为35%,全行则为45%,但“三农”贷款收益率则为2.87%,全行为3.01%,略低于全行0.14个百分点。

  李德全说,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三农”贷款利率较低,目前该行此类贷款两年期月利率为0.615%左右,年化利率则为7.38%,息差只有2%左右,而同期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则可达8%~10%。

  而2%的息差还不包含前期业务拓展和管理费用。祁承德介绍,除了初期的推荐审核是由推荐委员会负责外,贷前调查、贷款放款两个环节,贷款发放后,每季度还要进行一次贷后检查,而这些环节都是上门服务。此外,在流程方面,“三农”贷款和其他业务并无不同,但额度小而且高度分散,也需要成本。

  不过,房向阳对此并不担忧。在他看来,通过前期支持,使该行在农户那里拥有良好的美誉度,一些农户产生经营效应后,会形成稳定客户,带来存款和贷款。“有些农户和涉农小企业发展起来,可以带动一大批农户、企业发展起来,这才是我们今后最大的资源。”他说。

  农户小额贷款也并非兰州银行“三农”业务的全部。按照该行设想,未来将形成全产业链式的业务结构。除了农户贷款,涉农产业中产、运、销等龙头企业,未来都是重点拓展对象,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打通全产业链。此外,大量的农业合作组织,也将是重点依托对象。其经运行3个多月的电商平台,一项主要功能就是销售当地特色农产品。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国常会放大招!大幅提高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从2%放宽到3%(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比例)

2019-06-08 22:24
60231

大学生电商创业贷款不良率仅0.2%,人均每年贷款7万元

2017-08-17 11:18
1336

平台贷款不良率监管定

2011-08-02 10:30
173

郭树清:融资平台贷款不良率1.14%

2011-03-31 16:57
283

放宽小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

2010-03-10 11:38
281

涉农贷款不良率高达7.4%农村金融困局待解

2009-10-30 10:40
211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