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国际)伦敦:为中英金融合作构建新空间

辛乔利杜光宇 | 2014-08-08 13:04 175

6月19日,中国建设银行(伦敦)有限公司在伦敦举行人民币清算合作签约仪式,标志着建行伦敦获得人民币清算行资格,这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意义深远。伦敦人民币清算行是中国央行首次在亚洲以外的国家(地区)选定人民币清算行,也是中国建设银行首次获任海外人民币指定清算行,意义重大。

  6月19日,中国建设银行(伦敦)有限公司在伦敦举行人民币清算合作签约仪式,标志着建行伦敦获得人民币清算行资格,这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意义深远。

  同中国香港、新加坡等离岸金融中心相比,伦敦具有更重要的战略意义。伦敦在现代金融演变过程中的作用举足轻重,不仅使英镑成为国际货币,也助推了美元在全球范围的使用。

  英镑成为第一支国际货币离不开伦敦在全球国际贸易和金融中的作用。英镑迄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是当时盎格鲁萨克逊王国的主要货币,公元928年,英格兰第一个国王埃塞斯坦在新成立的国家创建了一系列铸币,将英镑定为英国货币。英镑一直在整个中世纪起着重要作用,当时使用的主要是银币,英格兰银行成立前,伦敦塔被用来储存多余的货币。

  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博斯说过,“财富是权力,而权力也是财富。”工业革命改变了英国的命运,凭借其强大的工业竞争力和殖民地,英国成为世界工厂和自由贸易中心。英国的工业品出口国外,换取全球各国的原材料和其他商品,在商品交换过程中,伦敦也荣登国际金融中心的霸主地位,围绕着国际贸易,提供所需的资金结算、货船保险以及短期信用流动性支持,伦敦的贴现票据行成为金融世界的枢纽,汇集全球各地的资金,促进了英镑的国际货币地位。伴随着金本位结束后出现的汇率动荡,伦敦还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全球外汇市场。

  无论是在国际贸易还是国际金融市场,英镑成为主角,发挥着结算、记账、交易、信贷和储备功能,尽管17-18世纪,荷兰是主要的国际商业和金融大国,阿姆斯特丹是全球主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但其货币只是停留在跨境的使用上,英镑是世界上第一个被大多数国家的央行当做储备的货币,这也让英镑成为全球经济的生命线。

  然而,战争改变了一切,打仗需要大量资金,英国政府为了战争需要,一方面印制钞票,另一方面四处借款,1917年,庞大的国防开支压力让英国政府喘不过气,欠下了巨额债务,被迫对黄金实施管制,禁止出口和熔黄金,这时的金本位制早已名存实亡。

  “一战”结束后,各国试图恢复战前秩序,英国政府更急于重现大英帝国往日的辉煌,1925年4月28日,为了大英帝国的面子,当时的英国财政大臣丘吉尔在一片争议声中恢复金本位,将英镑兑美元恢复到战前的固定比价,在丘吉尔眼中,恢复金本位也就是恢复英镑的国际地位。但他忽略了一个事实——维系英镑的财富支持已经消失。英国已不再是一战前的英国,在新的形势下,尽管政府试图挽回败局,但各国已失去对英镑的信心,英镑的颓势不可阻挡。

  自英镑作为国际货币使用以来,英国政府一直面临着行使国际义务与化解国内经济难题之间的选择。从1939年开始,英国就出台《国防金融规定》,限制短期资金外流,1947年出台的《外汇管制法》进一步加大保护有限储备的力度,1957年爆发的英镑危机迫使英国政府采取限制英镑作为国际货币使用的措施,如单方面叫停英镑储备的可兑换,这些计划由于威胁到英国同债权国的政治和经济关系而放弃,但严格的外汇管制严重影响着英镑作为国际货币的使用。

  “二战”的爆发让英国彻底打消了恢复英镑作为国际货币的念头,英国经济体系遭受到毁灭性打击,国际收支恶化,赤字从1939年的2.5亿英镑扩大到1945年的16亿英镑,同期赤字占GDP比例也由4%增长到16%,战争结束时,外债占GDP比例高达240%,平衡赤字与偿还外债都要动用储备,国库消耗殆尽,英国从此再也没有恢复元气。

  两次世界大战改变的不仅仅是全球政治、军事格局,还有国际货币格局。战争在摧毁英国经济的同时,刺激了美国的经济繁荣,“二战”尚未结束时签署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协议奠定了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标志着美元时代到来。

  纵观现代金融发展,到目前为止,狭义上的国际货币只有英镑和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美元取代英镑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国际货币更迭。

  而此时的美国准备并不充分,受“一战”与“二战”空隙发生的大萧条影响,美国的金融发生根本性变化,为了防止危机的重演,美国政府全面干预经济,并出台一系列严格的银行监管规定,从利率管制、存款准备金到分业经营,不仅束缚着国内金融中介的手脚,也加大了运营成本。福利社会计划和越战导致的大规模政府支出引发通胀抬头,政府为了应对通胀采取了信贷紧缩和限制资金外流等措施,其结果严重影响了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功能,而战后各国政府都在大兴土木,致力于经济建设,对美元的需求与日俱增,英镑和美元都实施保护导致国际货币出现真空。

  在全球面临资金匮乏之际,伦敦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伴随着美元的日益走强,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和机构开始储备美元,一种游离在美国之外的美元在伦敦市场上不断积聚。

  大量美元流向境外的原因多种多样,有欧洲国家同美国开展国际贸易或在美国出售资产获得的美元,有强烈政治色彩的马歇尔计划经济援助款,冷战引发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出于安全考虑的资金转移,还有套利驱动的资金搬家。

  这就出现了国际货币大规模积聚在发行国之外地方的情况,伦敦商人银行的经纪商与交易员们先是将账户上的美元存款小心谨慎地在外汇与货币市场上使用,弥补英镑短缺造成的不便,当时的米特兰银行发现纽约比伦敦利率低,便做起了套利业务,英格兰银行在审计米特兰银行时,意外发现同纽约做的一些交易与国际贸易无关,开始警觉起来,邀请米特兰银行高管喝下午茶。在了解了具体情况后,英格兰银行采取了一种“善意忽略”的态度,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一个崭新的市场——欧洲美元市场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诞生了。

  欧洲美元不仅仅是一个新市场,更是一种完全市场化的国际金融新机制,实现了资金在全球范围的高效配置,也让伦敦重新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成为全球化金融的枢纽。

  此后,伦敦成为离岸美元的主要战场。

  伦敦人民币清算行是中国央行首次在亚洲以外的国家(地区)选定人民币清算行,也是中国建设银行首次获任海外人民币指定清算行,意义重大。

  伦敦作为全球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金融中心之一,历来就是货币国际化推广和使用的一个重要市场。在伦敦以人民币清算行为中心搭建起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清算网络,将使人民币得以在亚洲时区以外直接进行清算运作,借助伦敦的时区优势,将有利于人民币资金在欧洲区乃至全球范围内更加高效便捷地运行。这对于推动中英两国乃至中国和欧洲之间的经贸合作与往来、推动伦敦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建设,进而进一步巩固伦敦全球金融中心地位,都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和长远意义。

  作为人民币清算行,建设银行将把为所在地搭建快捷安全的人民币清算网络、拓展活跃有序的人民币离岸资金交易市场、探索市场认可的大宗商品人民币定价机制作为自身的职责和使命。同时将加大对英国的资源投入以支持中国企业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增强人民币市场发展的基础。

  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建设离不开完善的金融基础设施、丰富的人民币金融产品以及积极协作的市场参与者。伦敦国际外汇交易中心和融资中心的优势,有助于离岸人民币利率和汇率定价基准的设立,有助于提高境外人民币市场的活跃程度,推动人民币的“第三方使用”。这些都将为中英两国金融机构提供新的盈利空间和发展机遇。

(责任编辑:戴硕)本文原载于《中国银行业》
 

0
标签: 伦敦 中英 金融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五大行国开行齐聚伦敦 中英金融合作更上层楼

2015-10-22 13:39
285

中英金融科技论坛:区块链将成未来金融核心底层技术

2018-03-20 15:43
6040

报告丨安永《中英金融科技:释放的机遇》(下)

2017-08-02 15:34
13237

报告丨安永《中英金融科技:释放的机遇》(上)

2017-08-01 13:30
880

国际大行盼望美国出手 保住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2016-09-20 17:59
251

习近平访英|一张图看懂近年中英金融领域的合作亮点

2015-10-22 12:42
322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