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铜融资困局:多家银行叫停铜融资业务

张国栋 |2013-05-22 18:42312

经过四处打探,李勇(化名)基本确定了这样一个事实:国内多家银行开始停止对铜贸易商开立信用证。”  但李勇坚称,做融资铜是合理合法的正规贸易,其操作模式与钢贸完全不同,“钢贸是有假仓单的,铜融资这块要正规很多”。

  经过四处打探,李勇(化名)基本确定了这样一个事实:国内多家银行开始停止对铜贸易商开立信用证。

  作为部分国内企业获取短期大额低息资金的手段,铜融资一直“大行其道”。

  但从去年开始,这一融资模式开始受到监管层的密切关注。今年5月5日,决策层继续加码,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剑指贸易融资套利,铜融资将面临直接打击。

  十余天过去了,有关融资铜的消息仍在铜贸圈迅速扩散,并引发了阵阵骚动。“这个对做融资铜的不利,因为央行目前就在查入境资金这块,如果国家继续收紧,就没有空间了。”李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李勇所在的企业常年从事铜铝进口和国内贸易,下游客户数量近千家,最红火的时候年销售额超过70亿。由于较早洞悉到政策变动,这家企业过去明显减少了铜的进口规模。“现在我们已经不怎么做铜了,每个月的进口量几乎为零。”

  本报记者采访获悉,铜融资减少与国内需求疲软等因素,令中国的铜进口量大幅缩减。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月,中国铜进口量约为130万吨,同比下降27.2%。

  融资铜原理

  李勇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国内多家银行开始停止对铜贸易商开立信用证。

  “我们的部分客户由于无法获得一年期的信用证,已经取消了现货铜的进口。”一家国际贸易公司的交易员向媒体表示。

  事实上,凭借信用证进口铜,是铜贸融资的三种模式之一。其融资路径类似“信用卡套现”,即进口企业通过银行开出的延期付款90天~180天的信用证,将境外现货铜进口到中国保税口岸,再将铜卖给贸易商获得人民币货款。企业再利用得到的货款进行投资,用于现金流周转、民间借贷与理财产品投资等。

  由于银行的信用证承兑期为90天~180天,而企业收到现货铜并转手卖出往往只需不到60天,于是企业可将货款无偿使用一至四个月后再兑付给银行,这就相当于进行了一次低成本短期融资。

  “比如我有两家公司 A和B,A正常融资买一批铜,然后卖给B,B在购买时再去开一次信用证,然后再转给C……循环往复,这样同一批货转了N手,开了N张信用证。”李勇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此循环,企业获得的低息贷款增多了,拿到国内炒房或做其他的钱也多了。

  企业之间反复出售仓单还意味着,资本流动将远超实货价值,这又转而放大了中国贸易额。

  除了信用证模式,铜融资还有仓单质押模式和融资平台模式。前者是将境外现货铜进口到中国保税口岸,注册保税库仓单再向银行申请仓单质押美元贷款,最终投资于高收益项目和资产,赚取利差;后者则需依赖另一实体主业。

  “三种模式彼此不互斥,往往出现不同程度的混合运用。”业内人士称。

  在金融危机以后,美国一直在零利率附近徘徊,而中国的利率相对较高。同时人民币的升值趋势明显,套利、套汇的空间一直存在。而电解铜因其商品属性和金融属性,成为贸易渠道中的合适载体。

  根据媒体报道,去年下半年,由于贸易融资套利已经公开化,同时还得到了银行的默许甚至配合,国内一些保税区的贸易融资套利一度达到了疯狂地步。

  监管层收紧

  东方证券的一项调研显示,贸易铜进口融资的操作,与普通的进口铜套利操作不同:后者利用两市铜比价失衡,买伦铜抛沪铜取得价差利润,前者则在进口亏损的情况下仍然继续操作,“原因在于其操作的根本目的在于获得数个月时间的流动资金,进口亏损部分仅仅是当做获得融资的一项成本”。

  这也解释了此前企业“越亏损、越进口”的怪象。“通过这种方式,企业"拆东墙补西墙",甚至用所融资金投资其他领域赚取利润。”李勇说。

  据“我的有色网”调查,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融资铜的需求大增。其中保税区的铜库存由40万吨飙升至100万吨左右,这其中80%的铜为融资铜。

  此后,贸易融资的超常增长开始逐步进入监管部门的视线。由于热钱流入加大了人民币升值压力,中国当局已祭出管理新规,旨在打击虚增贸易,并要求银行加强结售汇综合头寸管理。资金流与货物流严重不匹配的进出口企业,也将难以取得美元信用证。

  有上海电解铜贸易商向本报记者反映,已分别收到了上海外管局的自查通知,要求他们自查电解铜贸易各个环节。此后几天,浙江、广东等地的电解铜大贸易商也分别被主管部门要求进行电解铜国际贸易自查。

  “政府对融资铜的风险也在提示,这部分应该会有比较大的限制。目前银行方面还在内审铜进口贸易的真实程度。”上海有色网的铜市场分析师王安宁预计,随着交易的规范化,融资铜的量在市场上可能越来越少。

  按照富宝金属网的铜分析师雷连华给出的说法,国家最新的外汇政策抑制热钱流入,影响之一就是铜融资开立信用证将较为困难。“就在近期,上海金融当局就曾专门召集60余家银行开会,意在收紧信用证贷款。”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东部的多家银行已经停止对铜贸易商开立信用证,铜贸易融资越发承压。

  新湖期货分析师许红萍认为,之所以要打压铜融资,是因为其中有太多的风险因素存在。“实际贸易融资是不存在风险的,怕的是很多用转口转手贸易,倒买倒卖,同一批货多次开信用证套现。”

  但李勇坚称,做融资铜是合理合法的正规贸易,其操作模式与钢贸完全不同,“钢贸是有假仓单的,铜融资这块要正规很多”。

  而处在内审的敏感阶段,多家企业的反应也从侧面印证了消息的打击力度。在本报记者采访期间,此前有着多次联系的国内多家贸易商并不愿言及此事。“这个对做融资铜的很不利,我们也怕舆论焦点扩大,最后如果国家继续收紧,就都没有空间了。”李勇称。

  铜进口下降

  “融资铜的情况是逐步下降的,这跟国内资金宽松程度有很大关系,根据银行的拆借利率看,从去年6月进口量就开始出现一定的萎缩。”王安宁说。

  此外,国内现货铜价持续下行也加剧着进口亏损幅度,使得中国融资铜规模不断缩减。“今年一季度,由于融资铜利息差大幅减少,融资铜利润空间缩水,部分企业才开始退出融资铜行列。”业内人士说。

  “我的有色网”数据显示,铜融资量减少,表现在保税区铜库存下降以及铜进口逐月下滑。具体体现在,保税区铜库存从年初的80万吨左右下降至4月底的51万吨左右。

  这与去年年初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候,尽管进口铜平均每吨要亏掉3000元,但进口量始终是热情高涨。”李勇回忆称。

  这样的“赔本赚吆喝”,足以体现出企业对融资的饥渴,因为许多企业从正规渠道融资的成本可能更高。但从今年开始,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铜的进口结构确实有调整,比如原来有部分铜进口是用来融资的,现在加大审查力度后,有下降的趋势。再就是,自去年来料加工手册项下铜精矿加工出口贸易取消3%的综合税率,改征增值部分17%的税率,部分企业加大了出口量。”王安宁称。

  综观今年一季度,这一变化较为明显:当季,中国铜出口累计12.54万吨,加上进口下降,中国一季度净吸收全球其他地区铜供应量,较去年同期减少47.8万吨。

  这符合李勇的预判:如果中国需求真好到一定程度,应该说适宜进口,但现在看,这个通道还没完全打开。

  到4月份,铜进口下滑的态势甚至到达历史低点。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月,中国铜进口量约为130万吨,同比下降27.2%。其中,4月中国进口精铜27.3万吨,环比3月减少7.3万吨。

  王安宁分析称,进口量的趋势要看长单和零单量的变化。“从占进口大头的长单量看,市场较去年有约30%的下滑,而零单量受融资的影响较大,随着外管局、银行等方面的严查,融资铜未来还将继续受到影响,零单进口量短期回升的可能性较小。”

  监管层收紧

  东方证券的一项调研显示,贸易铜进口融资的操作,与普通的进口铜套利操作不同:后者利用两市铜比价失衡,买伦铜抛沪铜取得价差利润,前者则在进口亏损的情况下仍然继续操作,“原因在于其操作的根本目的在于获得数个月时间的流动资金,进口亏损部分仅仅是当做获得融资的一项成本”。

  这也解释了此前企业“越亏损、越进口”的怪象。“通过这种方式,企业"拆东墙补西墙",甚至用所融资金投资其他领域赚取利润。”李勇说。

  据“我的有色网”调查,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融资铜的需求大增。其中保税区的铜库存由40万吨飙升至100万吨左右,这其中80%的铜为融资铜。

  此后,贸易融资的超常增长开始逐步进入监管部门的视线。由于热钱流入加大了人民币升值压力,中国当局已祭出管理新规,旨在打击虚增贸易,并要求银行加强结售汇综合头寸管理。资金流与货物流严重不匹配的进出口企业,也将难以取得美元信用证。

  有上海电解铜贸易商向本报记者反映,已分别收到了上海外管局的自查通知,要求他们自查电解铜贸易各个环节。此后几天,浙江、广东等地的电解铜大贸易商也分别被主管部门要求进行电解铜国际贸易自查。

  “政府对融资铜的风险也在提示,这部分应该会有比较大的限制。目前银行方面还在内审铜进口贸易的真实程度。”上海有色网的铜市场分析师王安宁预计,随着交易的规范化,融资铜的量在市场上可能越来越少。

  按照富宝金属网的铜分析师雷连华给出的说法,国家最新的外汇政策抑制热钱流入,影响之一就是铜融资开立信用证将较为困难。“就在近期,上海金融当局就曾专门召集60余家银行开会,意在收紧信用证贷款。”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东部的多家银行已经停止对铜贸易商开立信用证,铜贸易融资越发承压。

  新湖期货分析师许红萍认为,之所以要打压铜融资,是因为其中有太多的风险因素存在。“实际贸易融资是不存在风险的,怕的是很多用转口转手贸易,倒买倒卖,同一批货多次开信用证套现。”

  但李勇坚称,做融资铜是合理合法的正规贸易,其操作模式与钢贸完全不同,“钢贸是有假仓单的,铜融资这块要正规很多”。

  而处在内审的敏感阶段,多家企业的反应也从侧面印证了消息的打击力度。在本报记者采访期间,此前有着多次联系的国内多家贸易商并不愿言及此事。“这个对做融资铜的很不利,我们也怕舆论焦点扩大,最后如果国家继续收紧,就都没有空间了。”李勇称。

  铜进口下降

  “融资铜的情况是逐步下降的,这跟国内资金宽松程度有很大关系,根据银行的拆借利率看,从去年6月进口量就开始出现一定的萎缩。”王安宁说。

  此外,国内现货铜价持续下行也加剧着进口亏损幅度,使得中国融资铜规模不断缩减。“今年一季度,由于融资铜利息差大幅减少,融资铜利润空间缩水,部分企业才开始退出融资铜行列。”业内人士说。

  “我的有色网”数据显示,铜融资量减少,表现在保税区铜库存下降以及铜进口逐月下滑。具体体现在,保税区铜库存从年初的80万吨左右下降至4月底的51万吨左右。

  这与去年年初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候,尽管进口铜平均每吨要亏掉3000元,但进口量始终是热情高涨。”李勇回忆称。

  这样的“赔本赚吆喝”,足以体现出企业对融资的饥渴,因为许多企业从正规渠道融资的成本可能更高。但从今年开始,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铜的进口结构确实有调整,比如原来有部分铜进口是用来融资的,现在加大审查力度后,有下降的趋势。再就是,自去年来料加工手册项下铜精矿加工出口贸易取消3%的综合税率,改征增值部分17%的税率,部分企业加大了出口量。”王安宁称。

  综观今年一季度,这一变化较为明显:当季,中国铜出口累计12.54万吨,加上进口下降,中国一季度净吸收全球其他地区铜供应量,较去年同期减少47.8万吨。

  这符合李勇的预判:如果中国需求真好到一定程度,应该说适宜进口,但现在看,这个通道还没完全打开。

  到4月份,铜进口下滑的态势甚至到达历史低点。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月,中国铜进口量约为130万吨,同比下降27.2%。其中,4月中国进口精铜27.3万吨,环比3月减少7.3万吨。

  王安宁分析称,进口量的趋势要看长单和零单量的变化。“从占进口大头的长单量看,市场较去年有约30%的下滑,而零单量受融资的影响较大,随着外管局、银行等方面的严查,融资铜未来还将继续受到影响,零单进口量短期回升的可能性较小。”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行业发布|2018年7月中国进口汽车市场月报

2019-02-19 15:04
14107

协会发布 | 中国进口汽车市场十月份月报

2018-12-21 16:06
21541

新规落地 银行理财市场迎变局

2018-10-12 11:03
53564

资管新规下理财市场的问题与对策

2018-08-01 09:58
20739

资管新规落地 银行理财市场迎巨变

2018-05-07 16:02
14368

资管新规如何影响理财市场

2018-05-04 15:23
50589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