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金改一周年 难题依旧待解

彭雪蕾 | 2013-03-27 14:13 2648

面对2011年底来势汹汹的民间借贷风波,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标志着温州金融改革大幕正式开启,随后全国各地金融改革措施如雨后春笋般出台。

新华社发

  面对2011年底来势汹汹的民间借贷风波,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标志着温州金融改革大幕正式开启,随后全国各地金融改革措施如雨后春笋般出台。

  至今年28日就是温州金改一周年,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一场

  具有破冰意义的地方金融改革成效如何,民间资本的“玻璃门”是否已经打破,全国上下都极度关注。

  现状 金改一年推出不少改革实践

  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标志着温州金融改革大幕正式开启。

  国务院批复的方案赋予温州民间融资合法地位并促进民间融资发展,实现资产管理专业化,并发展本地资本市场,以确保温州经济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金改”力求解决三大问题:让民间资本阳光化、规范化,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解决民间资本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的“两多两难”问题,更好振兴实体经济;打破“玻璃门”、“弹簧门”,促进民间资本投向垄断领域。

  事实上,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新闻发布会上已为温州金融改革成效的不如人意“打了个底”。周小川表示,原来经济中已经出现的困难,不一定新的改革措施就能解决。“有些人可能觉得有落差,原来的困难还没有解决,中小企业有一部分要关闭要倒闭,工人要失业。但这些问题不一定通过改革就能够解决。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也说,“金改的综合效果还有待于改革的进一步推进,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温州金改这一年,围绕民间融资多投资难、小微企业多融资难的“两多两难”问题展开了不少改革实践。从首单中小企业私募债发行到首单企业债券发行;从首单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发行到中期票据业务、小贷公司私募债业务相继启动……

  据统计,2012年,温州新增各类信贷规模646.7亿元,新增直接融资规模88.59亿元,新增直接融资占全社会新增融资量的13%,比2011年上升5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温州政府努力将民间资本引出“水面”。2012年4月,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成立,通过吸引融资中介机构入驻,为民间借贷提供服务,并对民间借贷备案管理和监测。

  探因 让民间资本顺畅进入企业

  “温州金融改革基调定得过高,却没有收到很好的成效。甚至可以说"雷声大、雨点小"。”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表示。

  林江分析温州金改成效甚微的原因指出,“首先在法律层面上对于民间借贷并没有明确的定性,当然对于温州金融改革,法律上的不追究就已经是一种支持了。随着日后金融改革的深入,民间借贷开放的程度,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态度和政策的松紧程度。正因为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身份,民间资金也因此缺乏安全感。”

  而在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看来,温州的金改更多是为解决当时问题的短暂权宜之计,“温州目前金融状况的好转是宏观经济形势的好转,是在经济泡沫减少情况下投机性的下降,并不是温州金融改革的绩效。如果从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结合来看,并没有新的金融工具产生。与其说这是金融改革,不如说是对金融问题的化解。”

  “管得严,积极性就下降了,管得松,风险性就上升了。”林江分析指出,温州金融改革应进一步开放民间金融市场,这一条需要真正落实,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金融是个技术含量高的复杂领域,政策的支持和引导非常重要,但实施细节的缺失,成为了温州无法真正实现民间资本通过金融系统顺畅进入企业的症结。

  温州金改时指出,要发展支农支小的村镇银行、资金互助社、贷款公司,其中村镇银行可由民企、自然人发起,也可以由小额贷款公司转换而成,但在实际操作中转换办法的制定却是难题,而实际真正从小贷公司转成村镇银行的例子更是难以找到。

  此外,陆磊认为在众多原因中,首当其冲的当属顶层设计的问题。“任何金融改革一旦脱离金融游戏规则,基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金融从来都是全国一盘棋,孤军前行是很难的,因而在地方单独实验是很难成功的。”

  展望 利率市场化显得尤为重要

  “多予、少取、放活,这应该是金融改革的准则,也是下一步应该明确的方向。”陆磊认为。温州金融改革的目标是为了解决金融体系与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问题,引导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温州金融改革若要取得成功,最终离不开全国范围内金融改革中的一系列工程,包括金融法律的基础建设、实质上的利率市场化和机构市场化。

  其中,利率市场化显得尤为重要。近年来,在金融脱媒的倒逼下,利率市场化其实已经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

  对于下一步金融综合改革工作的思路和要求。温州市主要负责人指出,要正确理解利率市场化,在当前利率双轨制的环境下,既要通过金融改革将以小贷公司、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等为主的市场部分做大,同时提高金融机构利率调整的灵活度,逐步实现利率市场化。

  然而,更大范围的利率市场化与机构准入始终是实现资金源优化配置的最佳途径。在利率管制保证银行稳定差的环境下,银行以规模来竞争,更愿意把资金投向国有大型企业。

  此外,对顶层设计的呼声似乎也越来越强。温州“金改”在自下而上不断探索,也需要自上而下的政策推动。

  珠三角金改与温州差异较大

  镜鉴

  事实上,在民间资本非常多的广东,金融改革也正在进行中。2012年7月25日,由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改委等八部委联合印发的《广东省建设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实验区总体方案》(下称《方案》)正式发布。

  与温州金改相比,广东的政策内容更丰富,范围更广。用广东省金融办主任周高雄的话来说:这是国内政策内容最丰富、范围最广的金融试验区。

  陆磊指出,相对于温州应对一时困难的金改,广东是一个基于经济发展结构调整的更为长远的金融改革,同时在寻求一个改善金融管理的方案,两者本质上差异很大。

  “广东目前在推实业、科技产业与金融融合,考虑的问题是能否将产业链推向更高端,我们也在全力推社区银行和农村银行来改善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但这些改革在温州市场未能寻到踪影。”陆磊表示,广东下一步要继续做好产业金融这个抓手,以新型小金融机构推动区域平衡问题,并更多开发农产品交易市场,打通资本与市场之间的渠道。

  “珠三角相对来说,属于"慢热型",宁愿稳步推进。目前珠三角科技金融已经启动,虽然不会马上见效,但是假以时日后,我相信会比温州金改更稳当,取得更大的成果。”林江表示。

  林江认为,广东应抓住三个先天优势。首先,有雄厚的金融基础和经济实力;其次,靠近香港,能够充分利用香港的金融人才和金融基建;此外,过去的30年,珠三角对创新已不再陌生,从政府到企业对创新及失败都持有宽容的态度,这种不以成败论英雄的环境也是相当重要的。

  “珠三角政府也要学习温州政府快速敏锐的政策把握能力,并且适当的时候要敢于立即行动,后知后觉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会错失很多发展良机。”林江表示。

0
标签: 温州 周年 难题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中利集团如何化解百亿应收账款难题?

2019-07-08 21:15
27468

债券通开通2周年 国际投资倍数增长

2019-07-04 13:03
71797

债券通开通2周年 国际投资倍数增长

2019-07-04 10:57
72627

温州银行又被罚!查出6大违法违规,更有4大支行集体虚增存贷款!

2019-07-03 11:40
26141

温州银行丽水分行招聘启事

2019-06-04 15:50
77588

资管新规一周年,30万亿银行理财都有哪些变化?

2019-05-31 16:02
51346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