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政府工作报告不应再设GDP增长目标

2013-03-08 09:57258

在2013年3月5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把2013年中国GDP增长目标设定为7.5%。 如果中央政府在每年《报告》中不再宣布GDP年度增长目标了,地方政府的工作也好做了。

  在2013年3月5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把2013年中国GDP增长目标设定为7.5%。中国政府连续两年把GDP的年增速计划目标定为7.5%,这说明随着近些年来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国政府更加理性、务实。

  此举本身是一种进步,但笔者认为中国政府在实际国民经济管理中,还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和可能。譬如,可否考虑总理和各级地方政府未来在“两会”上所做的《报告》中,不设定全国乃至各地本年度GDP增长目标?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至少有利于短期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更可能有利于中国经济的长时期的可持续发展。

  政府制定国民经济发展五年计划及确定全国乃至各地经济的增长目标,这一做法实际上是计划经济的遗产。在计划经济时代,制定五年经济计划和年度经济增长目标,实际上是计划体制下政府要实现快速经济增长的一种动员和激励手段,这实际上也意味着经济增长是政府规划、推动和主导的。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基本上完成从计划体制向市场经济的转型,经济增长已经主要是企业、民间和市场的事了。政府的主要功能作用应是服务社会、管好民生、维护社会秩序和法律的公平正义。但市场经济运行多年,政府每年还要制定本年度GDP增长目标及五年发展规划,这还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思维,有违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法则。

  每年各级政府工作报告中,把当年GDP增长定为报告的核心目标存在许多弊端。从2007年以来,温家宝总理就在许多场合一再表示,中国经济增长“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中国政府近年来已经把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改革和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然而,为什么转变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就是如此之难?这与中国政府每年年初就制定一个年度GDP增长目标,是否有很大关系?

  无论理论上推理,还是从事实中观察,中国过去和现在的情形依然是,各级政府乃至社会各界都把维持GDP高速增长作为一个首要目标。在此情况下,一旦政府确立一个年度增长目标,各级下属政府和机构都层层加码,力争把自己所属地区的增长目标定得更高,且在定下增长目标后,再考虑如何“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保证年底超额完成这个年初定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中,投资越来越大,许多无效率、高浪费甚至不当投资和错误投资的发生和积累,导致温总理所判断的中国经济增长的“不稳定、不均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难道不都与这样的政府运作方式有关?

  若每年各级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再宣布有一个既定的增长目标,而只是报告统计局统计出来上一年度GDP的实际和真实增速,至少在目前看来至少有以下几点好处:

  第一, 有利于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中央政府本身的工作也好做了。经济运行有其内在规律,经济增长也主要是市场、企业、家庭和个人乃至民间的事,政府的主要作用和规划、引导、支持和提供信息和服务,这样的经济增长,才会真正有效率,才会避免浪费和不当投资。

  笔者建议在每年《报告》中考虑不再设定GDP增长目标,绝不是说政府在社会经济发展上要无所作为。政府在制定产业规划、科技发展、公共服务、市场环境仍然有许多工作可做和能做的举措,乃至政府仍然可以根据年度和季度经济数据所表现出来的经济运行的实际情况,运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来进行宏观经济操作。只是在不公布和事前确定一个年度GDP增长目标,从而不受一个为完成和超额一个既定GDP增长目标的“压迫”和“挟持”,这种政府对产业的支持、扶植和宏观经济的“调控”,可能更能符合经济运行的实际情形和一般法则,从而有百利而无一害。

  第二, 如果中央政府在每年《报告》中不再宣布GDP年度增长目标了,地方政府的工作也好做了。按照多年来的实践经验,一旦中央政府确立一个年度GDP政府增长目标,地方政府就要“跟风”和查看周边省市和地区的GDP增长目标,然后自己也确定本地区的经济增长目标,结果地方政府的GDP增长目标大都高于中央政府的经济增长目标。

  GDP增长目标确定下来后,然后再“出主意”、“想办法”、“动脑筋”来合计如何实现这个增长目标,导致不断上一个又一个的大项目,建一个又一个的开发区、产业城、科技园,马路越来越宽,环城高速越来越多,投资规模越来越大,即使有巨额银行负债和巨大的投资浪费也在所不惜。如果到年底还是完不成自己年初所定的GDP增长目标,则是虚报数字、数据造假,最后大家总是超额完整每年制定的GDP增长目标,且经常远远高于全国GDP增长数字和国家统计局的增长数字,捷报频传、皆大欢喜。这种政府管理和运行方式,与1958年中国“大跃进”时期浮夸风有实际的区别吗?

  仅仅是报不报一个数字的问题,就会促使地方政府能不再把追求GDP的高速增长作为自己的一个首要施政目标了,而是把服务社会,惠民利民作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只有这样,中国经济才能逐步走向更加实在、稳定、均衡、有效率、惠民和可持续的增长。

  第三,如果中央政府带头在《报告》中不再宣布一个年度GDP增长目标,也会使统计局的工作更好做了,统计局的年报、季报和月报数据的行政压力也就减轻了许多。如果有政府年度GDP增长目标先设定在那里,本级统计局在公布本地区的经济的增长速度时,总是有所顾虑。没完成总理、省长、市长、县长年初政府工作报告中年度的GDP增长目标的数字,如何发布?这样一来,为了粉饰经济景气度而不断进行数据造假和虚报数字,也就在意料之中的事了。由此看来,如果各级政府在《报告》中不再制定和宣布既定的GDP计划增长目标,而只是报告各级统计局所统计上年经济增长数据,或许更能看到更真实的经济运行数据。

  基于上述种种考虑,笔者建议在未来《报告》中,中国政府新一届领导人可以考虑不再设定年度GDP增长的具体指标,乃至财政收入和其他经济指标的增长计划目标,这只会更加有利于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均衡、协调、实在、惠民和可持续的发展。(文章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互联网金融“缺席”政府工作报告 5年关键词现监管脉络

2019-03-18 17:06
13677

找准这四个字,就看懂了政府工作报告!

2019-03-06 12:06
36684

干货!一文读懂2019政府工作报告

2019-03-05 17:44
51436

这年大事不少!P2P爆雷、合规备案、第5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十大关键词盘点2018互联网金融

2019-01-02 10:19
191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全文)发布!收藏,学习

2018-03-23 09:31
5549

稳量提质,新旧转换!——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解读

2018-03-14 16:07
17163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