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需要的是科技人才 我终于还是离开了!

2020-09-19 19:44 176624

年轻人正告别银行,这不是骇人听闻。

年轻人正告别银行,这不是骇人听闻。


应届生中,计算机和数学专业的毕业生,最受金融科技公司的青睐。 


中秋节将至,林敏却高兴不起来。 


她所在的银行网点又背上了卖月饼的任务,8个人要卖掉5万元。2019年因为卖不出去,她自掏腰包买了近两千元的月饼券。


“再挣扎一下就走。”上次暗暗放狠话是在2019年年底,当时行里分配了销售ETC的任务。连着4个周末,林敏都被分配至车站、加油站以及饭店等地“拉人头”。


不仅如此,行里还要求每个职工必须发朋友圈并群发亲朋好友,还要检查手机是否真实发送。林敏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那段时间,她连做梦都在拉着人问:“要办ETC吗?”


两年前,林敏毕业于一所985高校,通过校园招聘的方式进入了一家国有大行的广州支行,目前担任柜员一职。 


几乎每天,林敏都会去微博上打卡一个超话——今天你从银行辞职了吗?这个超话就像一个论坛,聚集了年青一代的银行人。目前该超话已有1.5万张帖子,阅读数高达7200万。 


2020年的超话特别热闹。先有中国银行“原油宝”巨亏;接着脱口秀演员池子大战中信银行,中信银行未获池子授权,就将其个人账户流水提供给了前东家;再有厦门国际银行的员工因不喝领导敬酒而被打耳光辱骂。


每当看到这类新闻,陈琦就特别紧张。她已在银行业摸爬滚打了16年,从银行柜员做起,一步步做到了某股份制银行的支行副行长。她十分感谢银行对自己的栽培,但是如今令她最头疼的工作之一,便是如何留住行里的年轻人。 


陈琦所在的银行2019年甚至专门开过高层会议,讨论“如何指导90后工作”,得出的结论是“要多肯定,多沟通,不能PUA(通过心理暗示、语言贬低对方以进行精神控制)”。陈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很多领导还要专门去学习什么是PUA。 


36家A股上市银行刚刚发布了2020年中报。截至2020年上半年,工农中建4家国有银行员工人数合计高达154万,但较年初合计减员超2.6万。这还是在银行大力扩招的前提下。


最近一个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这一年,工农中建四大行同时减员,共减约2.5万人。之后,四大行的总人数逐年削减。 


多位受访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离开的主要是年轻人。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说,该行两年内新员工的离职率约为50%,大部分的支行网点很难见到工龄在3年以上8年以下的员工。 


对于年轻的银行人来说,他们没有尝到十年前银行业突飞猛进的红利,却在迈入职场之初,经历了降薪、高压以及互联网的诱惑。


1

金融让利



林敏学的是会计,之所以选择这个专业,又选择去银行工作,与她中学时代看了大量电影有关。她想象中的银行就像《华尔街之狼》里演的一样,西装革履,纸醉金迷。 


但2020年的半年报显示,36家A股上市银行支付给员工的现金总额,合计为4008.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014.3亿元,下降了5.9亿元。 


国有六大行中,邮储银行下降的幅度最为明显,目前人均薪酬12.05万元,下降了13.8%。交通银行和建设银行的薪资降幅也都超过6%。


股份行薪酬明显要比国有行高出一大截,但也出现了降薪现象。如平安银行2020年上半年人均薪酬为30.06万元,但同比降了10.31%,降幅在股份行中排第一。 


多家银行的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除了酬薪下降以外,如住房补贴、节日补贴等福利也在相继减少甚至取消。工作年限在1—3年间的银行职员,年薪仅在10万元上下,远低于上市银行的平均薪资水平。 


颜可本来决定在2020年年初离开银行,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她的计划。为了助力经济快速恢复,颜可大年初十就被安排回到了岗位上。


“本来想着大环境再差,也不会影响到银行,心想总算能享受一点‘铁饭碗’的好处了,结果薪酬调整了。”颜可所在的股份行虽然没有明文规定降薪,但是固定薪酬的部分降低了,浮动薪酬的比例拉高了。而浮动薪酬与全行的利润挂钩,这相当于是变相降薪。 


几乎每家银行的利润都下降了。2020年上半年行业的净利润下降幅度均在10%左右,降幅最大的交通银行达到-14.61%。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净利润负增长主要有两个原因:资产减值损失加大,以及净息差收窄。前者为主要因素,从行业整体经营情况来看,给净利润增长带来22.7个百分点的负面效应。


资金减值损失,指的就是拨备计提,是对投资出现亏损来预备用于覆盖贷款预期损失的资金。根据银保监会的公开统计数据,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处置不良贷款1.1万亿元,同比多处置1689亿元。同时,按照预期信贷损失的原则要求,计提减值准备1.3万亿元,同比增长34.4%。 


从各家银行管理层在业绩会上透露的信息来看,不良率和净息差这两项关键指标,也有持续恶化的趋势。 


多家银行在半年报中提到,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部分客户风险加速暴露,信贷资产质量承压。半年报显示,6家国有大行中,不良双升最显著的交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较2019年末增幅达23.38%,至962.92亿元;不良贷款率较2019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至1.68%。


相比大银行,中小银行资产质量承压更为明显。郑州银行的不良率达到2.16%,是A股上市银行中唯一一家不良率在2%以上的。 


2020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推进金融机构向实体企业全年让利1.5万亿元。8月25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刘国强也分享了前7月的成果:金融部门积极通过降低利率、减少收费、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措施为市场主体减负共计8700亿元。


2

“一盆植物不能有一片枯叶子”



降薪的同时,银行员工的压力却越来越大。 


林敏银行生涯的第一个半年,是从“站大堂”开始的。站大堂,就是在银行支行网点的营业大堂里负责各类事项。穿着高跟黑色皮鞋,一站就是一整天。“早上穿着牛仔裤来,下班换衣服时已经塞不进去了。”


半年后,林敏成为了柜员,从“一站一整天”晋升为“一坐一整天”。这个岗位工作比较单一,主要就是办理开销、存取款、签协议等具体的银行业务。 


虽然业务相对简单,但是工作强度也相当大。银行的对外营业时间一般是朝九晚五,但这却并不等于员工的工作时间。每天早上8:30之前,林敏就要抵达银行,打卡,换行服、开晨会、接押送钱箱的库车。 


下午5点也不代表下班时间到了。凡是在此之前拿了号的客户,不管业务多复杂,柜员都要处理完成。业务做完,就要开始“轧账”,即将钱箱里的钱和账目进行对数,确认无误后还得让领导再复核一遍,都是很费时的工序。接下来还要整理传票,也就是办理业务的单据,看有没有出现漏单数或漏签名的情况。


最后还得等库车将钱运走。林敏说,虽然她所在的支行和库车定好的交接时间是下午6:30,但是由于下班高峰期堵车,经常是要等到7点甚至8点。 


这些都不是最辛苦的。林敏所在的支行网点位于广州市内某批发市场旁,每天会从批发市场的商户处接触到大量现金。每次点完钱,手指是黑色的,空气中布满了灰尘。但哪怕闻到了不好闻的味道,也不能皱眉。“微笑服务是我们的宗旨,零投诉是我们的目标。”


因为头顶上有摄像头,任何支行网点的录像都会不定时地被抽取检查,所以在银行营业部里,有着最严苛的工作流程和接待礼仪。大堂经理和柜员的一言一行,都在无死角的监控下进行。


憋尿,就是柜员们最常见的一个挑战。当柜员要离开座位时,必须竖起“暂停服务”的牌子,起身前务必整理桌面,将电脑黑屏、箱子上锁,最后摆正椅子。在严格的监视下,林敏像是被锁在工位上,一旦坐下,就无法轻易离开。遇到客流量大的时候,许多柜员常常是一整天都不喝水,为了避免离开,也避免犯错。 


2018年,林敏所在的网点为了评选“千佳示范单位”,支行领导要求营业厅内以及银行附近均不能出现垃圾,甚至网点内的任何一盆植物都不能有一片枯叶子。


在那个阶段,林敏被要求剪掉刘海。“真想留刘海也不是不行,但刘海不能过眉,必须保证一天内不能被风吹乱。走路不能背手,给客户指引问题时必须整只手伸出来,五指并拢。”


林敏笑称,以前以为进了银行是进了金融业,如今才知道,其实进的是服务业。


3

全员营销



从事柜员1—3年,就有机会申请转岗。比起几乎没有任何发挥空间的柜员,林敏有点期待客户经理的工作。


客户经理属于银行的营销岗,分为对公和对私业务。所谓对公,即服务政府、企事业单位。对私,又分为理财客户经理和个贷经理,分别对应营销和办理个人理财、个人住房以及汽车贷款等业务。 


赵晓光做了4年的客户经理,一点也不轻松。刚成为对公客户经理的时候,身上一年的存款任务就是2500万,转正后,任务翻倍。


“任务规定不切实际,忽视经济规律。”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近些年,经济下行,但银行设定的KPI芝麻开花节节高,基层员工身上背的KPI越来越多。除了拉存款,还要拉贷款,办信用卡,基金销售,保险销售,网银开户,“反正就是全员营销”。


还有银行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反映,银行不仅设有金融产品的目标,还包括端午卖粽子,中秋卖月饼,夏天卖电器,冬天卖酒水……


辛苦为的是什么?赵晓光认为,只要还在银行这个系统里,就得“过关”。 


银行系统还有层出不穷的考核,每月一小考,每季一中考,半年一大考,年末还有终极考核。赵晓光说,每个考核周期还会有大排名。“都是名校毕业生进来的,感觉回到了学生时代,谁都不想做末端的那几位。”


回忆起学生时代,赵晓光也很感慨。他是2016年金融硕士毕业后进入银行系统的。与南方一家城商行签了约。


那一年,以余额宝等产品为首的互联网金融崛起。赵晓光的同班同学,在这一年里大多选择了被看作是朝阳行业的互联网金融。


入职后,赵晓光发现,银行的柜台业务越来越少,除了现金业务,其他业务都转移到了线上。各大银行为了应对微信、支付宝等移动支付的崛起,纷纷加大电子应用的新业务。据界面新闻统计,2020年上半年,有至少1300家银行网点、分支机构被关闭。 


赵晓光偶尔也后悔,觉得自己当年选错了跑道。每年同学聚会时就会发现,早年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同学,“不仅比你有钱,还可以穿拖鞋、染头发”。 


最大的失落感来自于银行这份职业没有了职业荣誉感。赵晓光表示,过去都是企业求着银行来贷款,如今是银行员工求人办卡。习惯了用“花呗”生活的年青一代,甚至不需要信用卡。


4

晋升越来越慢



“以前我生日的时候,行里还发过小金块给我当生日礼物,所以我们这叫‘金饭碗’嘛。”刚进入银行的年轻人经常能从老员工那里听到银行业过去的风光。


2003年,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开始。万得数据显示,2003—2013年,中国商业银行的净利润从63.05亿元增长至11356.08亿元,十年间暴涨近180倍,且每年始终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这十年,被称为银行业“躺着赚钱的黄金十年”。


2011年,时任民生银行行长的洪崎直言:“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所以我们有时候都不好意思公布。”


在银行业快速发展的这十年里,银行的从业人员也突飞猛进。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06—2017年间,全国商业银行从业人员从172万人增长至315万人。


陈琦就是搭上了这一波“快车”的人。她从江浙一个小地方走出来,在985大学读完了本科会计专业,2005年从柜员做起,然后相继升任支行会计助理、信贷主管、行长助理,最后到副行长,花了差不多10年的时间。“如果不是我后面生了小孩,为照顾家庭,没有太大竞聘的动力,我当时还有机会可以去当行长。”


不过,陈琦也能理解现在年轻一辈银行人的不易。“没有哪个硕士毕业后第一年愿意给你做柜员,更不用说站大堂了。”


另一方面,陈琦也坦言,如今银行体系内的晋升速度比从前慢。


过去,银行柜员的晋升一般分为两条路,一条是在会计条线精耕细作,做成业务标杆,升为柜长,然后竞聘会计主管,再竞聘为基层网点的副行长,再往上可以到省分行会计部门做分管领导,然后竞聘会计部总经理,再向总行进军。陈琦自己走的就是这条路,她当年身边的同事,从柜员做到副行长,一般需要5—8年。


但是现在,中国零售金融的比拼从来没有如此激烈。暂且不论商业银行要和科技巨头同台竞技,银行同业竞争已经相当激烈。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显示,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点总数为22.8万个。“现在很多银行从柜员做起,一做就得要3年起步。而这3年间,走的人就很多了。”


另一条晋升路径是从柜员转岗做客户经理,走营销条线。据陈琦介绍,从客户经理升级到高级客户经理,再到私人银行顾问,一般需要至少5年以上。随着级别的不断升高,工资收入也不断提高,但自然要完成的KPI也会不断上涨。往往需要强大的人脉和过硬的营销手段。


在这个过程中,客户经理也可以选择竞聘支行行长。“但支行行长一般每3年换一次,身上背的KPI单种类就有五十多项,而且每年总有行长因为业绩不佳被开除。”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此前曾撰文写道,近年来银行人员流动不断出现新的动向,从分行到总行、从普通员工到银行中高层,外流情况不断加剧,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来是受到薪酬提升、职业发展等因素影响,对银行业发展前景较为迷茫;二来是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新金融等业态吸引力增大,离职高管大多去往互联网金融企业就职。


董希淼预计,随着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的不断融合,未来人才流动将更趋频繁。


5

需要科技人才



年轻的银行人没什么耐心,大家正在谋划出走。 


以农业银行为例,截至2019年年末,农业银行共有46.4万员工,是国内所有银行中员工数量最多的一家,是交通银行员工数的5.3倍。从连续几年的农业银行年报可以看出,它的员工平均年龄正在不断提高。


2017—2019年,农行30岁及以下的员工比例分别为20.7%、20.0%、19.3%,逐年下降;而51岁及以上的员工比例则分别为24.5%、25.2%、27.4%,逐年上升。 


长期以来,农业银行超六成的员工年龄都在40岁以上。而年龄分布最小的人群是30—40岁之间,其次则是30岁及30岁以下的人群。这恰恰反映了很多年轻人涌入了银行,获得了一份工作,却没有留下来。


离开的银行人会去哪里?赵晓光在2020年年初也想试试换个工作,进入他羡慕和好奇已久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不过,留给他的选择并不多。


事实上,赵晓光们刚迈入职场的那几年,已经有一批银行的中高层选择出走。陈琦所在支行的行长,2016年就带领了一整个团队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那一年的银行年报显示,2015年工农中建交五大行高管告别百万年薪,降至平均50万—60万的年薪水平,相较2014年几乎折半。 


如今,当赵晓光这批新的银行人正在计划是否要转头进入互联网公司之时,比他们并没有年长多少、来自银行的80后前辈,已经占领了这些公司多数中层以上的管理岗位,留给90后的晋升机会也不多了。 


赵晓光在年初投出去的不少简历都石沉大海,偶有回应的是部分券商或财富管理公司,看起来都更像是瞄准他手上的客户资源。


赵晓光有点失落。时代正在变化,金融专业已不再是“香饽饽”。


国际人力招聘公司Michael Page发布的《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就业报告》显示,大数据、人工智能、风险管理岗位分列最热门职位前三。而从专业发布来看,应届生中,计算机和数学专业的毕业生,最受金融科技公司的青睐。 


就连银行,也在不断向科技人才抛出橄榄枝。在2020年不少银行发布的春季社招职位中,信息技术职位占比高达七成,并且开出了较其他待招岗位更高的薪酬。如交通银行在今年校招中也单独为金融科技人才设置了IT板块的招聘专场。 


据一位在国有大行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透露,商业银行正在期待通过数字货币这一项目,意图扭转与互联网巨头在竞争中的不利局面。为此,近期银行招聘主要集中在技术领域,对专业的要求则集中在计算机相关专业、密码学、微电子、软件开发等。为了吸引人才,“薪酬对标互联网头部企业”。


一位曾在银行技术岗工作的员工在跳到了互联网金融平台后,最近又被挖回了银行体系。不过,在他看来,银行要想对抗互联网的力量,还需要在很多层面突破创新。 


(应受访者要求,林敏、颜可、陈琦、赵晓光为化名)



3
标签: 科技人才 还是 银行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银行、券商、租赁齐上阵 积极扩大金融科技人才编制

2020-09-28 13:23
307609

银行抢科技人才花样翻新 挖人倾向“一锅端”

2020-04-23 12:27
97938

农行开放银行服务输出300余项 招大量科技人才或为DCEP

2020-04-20 21:54
87597

数字化转型大势所趋 金融科技人才“抢夺战”悄然打响

2020-04-08 13:36
93893

2020乐山市商业银行信息科技人才社会招聘信息

2020-03-14 15:02
70130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