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百年交行!总资产、营收、不良率等主要经营指标垫底六大国有行,任德奇刘珺能否挽回颓势?

2020-09-05 09:34 163065

现今的交行洗尽铅华之后,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甚至于在国内银行业“第一梯队”里难觅其踪影。

 

很多事情,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交通银行(简称“交行”)这一名号创始于1908年,至今已走过112个春秋,堪称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银行之一。然而,现今的交行洗尽铅华之后,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甚至于在国内银行业“第一梯队”里难觅其踪影。

 

遥想20世纪初,交行诞生于中华民族存亡之际,既扮演着现在央行的角色又有商业银行特色,为中国近代实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何其荣耀。而如今的交行虽位列国有大行,但却被工、农、中、建、邮储等几家大行在各项主要经营指标上无情碾压,即便是新兴的全国性性股份制银行,如招商银行等后起之秀也大有赶超之势。

 

截至8月31日,国有六大银行的2020上半年业绩报告已经悉数公布。据交行公布的报告显示,上半年该行资产总额达人民币10.67万亿元,营业收入1267.87亿元,这两项指标均被国有大行“新生”邮储银行超越,在国有六大行中垫底;净利润方面,交行上半年净利实现356.05亿元,在六大行中同比下降程度最大,为14.61%。

 

此外,资产质量方面交行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虽然受疫情影响,六家国有大行的不良率相较于第一季度均有所抬升,但交行的不良率与不良增幅均高于其他五大行。上半年交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68%,较第一季度上涨0.09个百分点。不仅如此,交行还是上半年六大行中唯一拨备覆盖率下降的银行,截至报告期内交行拨备覆盖率为148.73%,同比下降24.8%。与此同时,交行还是六大行中薪资变化最大的银行之一,邮储和交行分别人均减薪1.93万元、1.19万元。

 

作为一家百年老店,交行地处经济最为发达的上海,却为何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落得个既不像国有大行又不像股份制银行的尴尬境地?

 

如果深究其原因,大致有三点:其一,交行虽然地处上海,但市场化程度不高、同质化严重,没能摸索出一条专属于自己的特色化发展道路;其二,一直以来,交行市场定位模糊,始终处于国有大行与股份制银行的中间地带,且体制僵化、官僚主义处处掣肘;其三,交行上下人心涣散,薪酬激励机制不到位,偏安一隅的思想十分严重,并由此陷入人才缺失的恶性循环。



机遇难觅,市场化程度不高

 

可以看到,近年来银行的特色化经营越来越普遍,例如“零售之王”招商银行、“小微之王”民生银行、“同业之王”兴业银行等。相反,提到交行,却鲜少有能说得出口的鲜明特色,再加上几大经营指标也在六大行中垫底,交行的存在感越来越弱。

 

交行成立百年却至今没能打造特色品牌,究竟是何原因?追本溯源,最大原因便是交行虽然地处上海但市场化程度不高,高层反应迟钝,导致交行频频错过最佳战略时机;行内决策链条长、行动效率慢。2004年是交行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这年6月,交行迎来了史上第一位董事长,蒋超良。

当年8月,蒋超良力排众议,与汇丰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当时蒋超良已经嗅到零售业务的重要性和市场前景,将零售业务作为交行未来发展和转型重点。但引进汇丰后境内外两家银行需要长时间磨合,发展零售计划被搁置。直到2006年,交行才正式提出“打造一流零售银行”的口号,把零售业务转型正式放进战略发展规划。

 

同样是2004年,在时任行长马蔚华的带领下,招行力推零售业务作为转型路径,将发展零售业务提升到战略层面,逐步推进零售银行业务管理体制和组织架构改革。2003到2005年,招行的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已在业内名列前茅。交行从战略摸索到确认晚了招行两年,这两年的差距至今也没能赶上。

 

蒋超良时期交行没能抓住发展零售业务的最佳时期,其接任者胡怀邦执掌的交行又是另一副光景。2008年国际金融形式急转直下,胡怀邦履新交行。2008年危机发生后,胡怀邦反其道而行,逆势推出国际化和综合化的“两化一行”战略,意为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设以财富管理为特色的一流公众持股银行集团。然而在银行国际化的发展道路上,早有中国银行这一业界标杆。中国银行早在1929年便走出国门,在伦敦设立经理处。1930年底,中国银行已有国外汇通行62家、特约代理行96家,代理行遍及43个国家,中行的海外业务和国际战略是交行无法超越的。

 

2018年,彭纯执掌交行,对2008年胡怀邦提出的“两化一行”战略表述再次进行了调整,由“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以财富管理为特色的一流公众持股银行”改为“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最佳财富管理银行”,工作重心逐渐向财富管理倾斜。然而,并没能翻腾起大浪花。

 

地处坐拥上海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交易所的中国金融中心——上海,地理位置优越的交行就这么错失了一个又一个市场化的良机,沉沦在银行业的漩涡之中。



定位模糊,官僚主义处处掣肘

 

因市场化程度不高,交行在经营层面没能走出特色道路,而交行与生俱来的独特基因也让其在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中摇摆不定。

 

在体量和各项经营指标方面,交行和其他国有大行早已不是一个量级。如下图示: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零壹财经

 

可以看到,除却去年刚加入国有大行的邮储银行,交行无论是资产总额、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均不及工农中建四大行的一半。

 

反观股份行,招行今年上半年资产规模突破8万亿,营业收入1483.53亿元,净利润为497.88亿元,净利润已经赶超交行132亿之多。而民生银行今年上半年也达到了资产规模7.1万亿,营业收入981.08亿,净利润284.53亿元。可见股份行的“先锋部队”已经大有赶超交行之势。所以说,从各项经营指标来看,交行可归为股份行阵营之中。

 

再看网点数量,交行也无法与其他国有大行相提并论。如下图所示:

 

(数据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可以看到截至去年年末,交行仅有营业网点/分支机构3079个,远远少于其他国有大行,但网点减少数量却在六大行中处于中等水平。再看股份制银行,截至2019年7月,民生银行网点总量2554个,兴业银行网点2025个。从网点数量上来看,交行的网点量也与股份制银行所属同一梯队。

 

截至2020年6月30日,交行的股权结构为:财政部持股比例为23.88%,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股20.16%,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持股18.70%,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3.42%。其中,财政部占据最大股东地位,交行国有银行底色毋庸置疑。但相对于中央汇金及财政部超过30%控股的工行,中央汇金控股40%、财政部控股35%的农行等国有股权高度集中的国有大行而言股权相对分散,且国有控股程度不高。

 

长此以往,交行逐渐成为了一个“四不像”。论规模和经营指标,交行远远落后于四大行。工农中建等大行突出特点是“大而不快”,走的是规模效益,但显然交行目前不能指望规模效益;论体制,交行无法享受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红利”,不仅市场和客户细分上反应不够灵敏、产品更新迭代也处处受阻,处境十分尴尬。

 

虽然长期处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灰色地带,但交行也是有一个和其他国有大行共通的特点的,那就是官僚主义十足。

 

经营指标不行,形式主义来凑。内部员工对于交行内部的管理模式有着更深层的体会。“做为一个交行员工,我亲身经历过的是交行任何自上而下的改革,在现行的发展形式和管理模式下,最终都会变味。口号天天喊,精神天天学,花样越来越多,但效果是重要指标全面下滑,基层士气低落,中层人浮于事,高层得过且过。在现在如此恶劣的经济环境下,难以想象交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请问一个失去基座的大厦,靠改改内部结构,能挽救吗?”

 

官僚主义导致交行自上而下都更重视形式主义,也正因此“勇夺”了2019年第一季度银行业投诉排名榜第一,投诉解决率也很“交行”,仅有4.7%。



人心涣散,薪酬激励机制不到位

 

近年来,交通银行中高层来来走走,说是国有大行中变换最频繁的一家也不为过。据“行长要参”不完全统计,今年年内交行高管变动不下5次。

 


具体来看,2020年1月16日晚间,中国银保监会核准任德奇任交通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任成为继蒋超良、胡怀邦、牛锡明、彭纯后的第五任董事长。


今年3月份,农业银行(简称:农行)董事会秘书周万阜调任交行副行长;4月27日,侯维栋因年龄原因辞去交行副行长等职务;6月5日,交行零售业务总监徐翰离职;7月9日,交行公告称该行行长刘珺的任职资格已获中国银保监会核准,成为六大行中最年轻的行长。7月20日,交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副行长吕家进因工作调动辞去交行副行长一职。

 

留不住高管是交行面临的一大问题,薪酬激励不到位或是导致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在无论是总资产规模、营业收入,还是不良率、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等各项主要经营指标都垫底的情况下,交行的人均薪酬待遇一骑绝尘。今年上半年人均月薪近3万元,挤进银行薪酬排行榜前十,比最低的邮储、农行高出近1万元。看似光鲜亮丽,殊不知交行高薪的只有银行高层,中层和基层员工苦不堪言。

 

交行平均薪资长期领跑六大行最早可追溯到胡怀邦时期。交行内部人员告诉“行长要参”,“胡怀邦时期交行确实涨薪不少,都涨在银行高层,起码是副总以上的职位。处长及其以下的职工薪资水平不高,也就2、30万左右。基层员工就更别提了,也就和其他国有大行持平”。

 

处长及以下等级员工2、30万的薪资在国有大行中是没有竞争力的,这也是基层员工人心涣散的主要原因,2016年10月,时任交行公司业务总监吕本献因个人原因离职加入中民投便是因为交行畸形的薪酬激励机制。

 

放眼国有大行,交行高管薪资在业内名列前茅的。2019年,交行董事长任德奇以77.93万元位列六大行董事长薪酬第一,尽管如此,这个薪酬水平在股份行高管面前显得不值一提。2019年,平安银行行长胡跃飞、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税前合计薪酬均是466万元,差距可见一斑。

 

基层员工更是不用说,拿着和其他五大行持平的薪酬为什么不择一个更大更优的良木而栖呢?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而银行员工是银行创造业绩的第一生产力,建立一个合理的薪酬激励制度是目前交行稳定人心的最主要途径,否则放任人才就这样流失的交行终究只能故步自封。

 


今年,交行迎来了新任董事长和行长,新领导班子的到来让交行拥有新的可能性。在交行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任德奇透露了交行发展的新愿景——建设具有财富管理特色和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银行。这是任德奇履新交行董事长后,首度调整交行战略的新内涵,交行首度将“打造世界一流银行”作为战略核心目标和方向。方向有了,“奇珺”组合将如何带领交行在这条航道上走向正轨、愈行愈远,值得期待。

 





4
标签: 交行 不良率 颓势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银行信用卡“期中考”:建行表现抢眼,浦发不良率最高,数字化转型被重视

2020-09-06 18:56
139004

招联金融上半年净利润降近两成,不良率隐患增加

2020-08-14 17:15
184560

平安租赁一季度投放额锐减23%,汽车金融不良率有所抬头丨附近百家资方名单

2020-07-10 18:23
178502

这家持牌消金2019年四次“换帅”!全年营收3.38亿元,不良率0.24%

2020-04-25 23:03
126596

工行“中考”成绩出炉!不良率连降10季度至1.48%,谷澍表示LPR对工行影响有限

2019-09-02 11:13
39506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