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抢科技人才花样翻新 挖人倾向“一锅端”

李冰 | 2020-04-23 12:27 97937

疫情影响下,也颇让一些科技人才‘动心’。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李冰


“想走,却也有顾忌。”


29岁的张成(化名)是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科技岗位的小中层,由于白天太过于忙碌,所以与《证券日报》记者的电话交流选择在了晚上。


疫情下,张成站在择业的十字路口。他算是科技岗的“老人”,他们同行中大部分人,若没有高薪、高职及广阔的前途,想动的念头并不大。疫情的蔓延让他们固有的想法有了一些转变。


“疫情对金融科技公司确实有影响,对我而言,银行机构重点在于稳定,确实有了想走的念头。”张成说。


但入职金融机构,对他而言意味着更大的“稳定”,但也会与“名利”渐远。 


张成也讲述了几个同伴的情况,大致类似。他们内心的挣扎从侧面似乎也反映了一些金融科技行业人才的现状。


他们内心的纠结,在猎头眼中,似乎有答案。睿展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合伙人郑娇莉从事金融科技类人才招聘多年,常年帮助金融机构“挖角”科技类人才,郑娇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仅从薪酬福利角度看,银行机构较互联网金融科技类公司就没有太多竞争力,但在当前环境下,银行机构较为‘稳定’确实也颇让一些科技人才‘动心’。”


1

银行正在“大手笔”揽才



当前的数字化转型浪潮中,科技正在决定着银行的未来。业内对于金融科技人才的抢夺也成了必然。


根据BOSS直聘研究院分析,数字经济和先进制造业相关的产业在疫情中发挥了重大价值,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商用5G等领域成为关注的核心,这些新兴行业对应届毕业生的岗位规模较去年同期普遍提高1%至5%。


银行机构对于科技类人才抢夺的说法,郑娇莉也表示认同,她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可以说,银行机构对科技人才的需求一直都较旺盛。”


正如张成、郑娇莉所言,《证券日报》记者发现,截至目前已有多家银行启动金融科技类人才招聘。包括中国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深圳农村商业银行等,个别银行甚至不仅重金揽才,还协助解决住房问题。


在3月份深圳农村商业银行发布的2020金融科技专场春季校园招聘公告中,深农商行开出的条件诱人。招聘岗位涉及信息技术方向、金融科技业务方向,其中包括软件开发岗、产品经理岗等。


其在薪酬福利一栏注明,岗位薪酬由固定薪酬和绩效薪酬两部分组成。并专门表示2018年人均绩效达20万元,晋升机制为管理序列+专业序列双通道晋升机制;此外,银行还将提供行内周转房及行内安居房,对符合相关政策及申请条件的员工,还将协助申请深圳安居房。并提供深圳农村商业银行正式编制。


“相较于大的银行机构而言,中小银行机构对科技类人才吸引力较弱,招聘稍显劣势。但为了吸引人才,必然要下一些‘血本’。”郑娇莉坦言。 


另外,国有大行对金融科技人才招揽也可谓是“大首笔”,4月3日,中国银行发布2020年金融科技人才招聘进行时的公告,招聘涉及信息科技类岗位超过1000个,实习生招聘岗位也超过500个。中国银行总行、信息科技运营中心、软件中心、中银金融科技等都重点“揽才”。


4月13日,中国银行再次发布总行个人数字金融部社会招聘启动公告,招聘职位是总行部门经理(信息科技),招聘人数为若干。 


4月7日,邮储银行对外公布“总行2020年信息科技部门社会招聘”,共计招聘88个岗位。而信息技术部门包括信息科技管理部、金融科技创新部、管理信息部、软件研发中心及数据中心。


建设银行于4月2日公布分支机构春季校园招聘公告,28个分支机构除江苏省分行仅需营销服务岗外,其他分支机构招聘岗位中均有“科技类专项人才”,招聘人数已超3000人。 


3月12日,民生银行发布2020年“未来银行家”春季招聘公告,涉及30多个省市机构。3月27日,光大银行公开招聘总行部门、子公司负责人岗位涉及总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副经理;总行数字金融部总经理、北京阳光消费金融总经理。


郑娇莉通过观察认为,“架构师、AI方向、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方向,仍然是现在热门科技岗位。”


她进一步指出,“挖掘人才企业相对较为固定,第一类是互联网龙头企业,如BAT;第二类是互联网金融公司,如蚂蚁金服、京东数科、乐信、马上消费金融等公司较多,在业内看来,上述公司不论技术还是产品方面都做得相对较好。” 


对于郑娇莉所说的观点,在中国银行招聘公告中似乎可以得到印证,在其招聘公告中强调需具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曾任职于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科技公司、银行、咨询公司者优先。


2

倾向团队“一锅端”



此外,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除了传统的招聘启事之外,银行机构也在委托猎头公司“挖角”高端人才。


上海德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专注于猎寻百万元年薪以上的华人商业精英,其副总裁方玲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许多传统银行在对业务、架构进行重塑,对科技类的人才与日俱增。确实有一些银行机构委托我们从第三方金融服务公司或专门做软件开发的公司(比如资管系统和销售系统开发)中‘挖人’。”


有意思的是,之前银行机构挖人可能是1人—2人,但据方玲讲述,现在银行机构招揽科技岗通常愿意“挖角”整个团队。“相对成熟的大型金融科技公司最受欢迎。这类企业的人才首先在基本素质和综合能力上过硬,并且在原来的平台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具有前沿的战略意识和行业敏锐度。”


据记者深入调查发现,银行机构对于此类中高层管理层的“挖人”是非常热衷的,但猎头的挖人过程并不容易,对于“挖角”高端人才的成功案例及成功率,方玲及郑娇莉并不愿意向记者透露更多,却直言不易。


据方玲对《证券日报》记者讲述,“目前头部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的科技岗高级管理人才年薪可达千万元。银行机构想‘挖人’自然不易,且除了银行机构,蚂蚁金服、小米金服、京东数科等对科技人才仍有大量需求。行业内优秀科技类的高级管理人才供不应求是推高薪酬的主要原因。”


高薪当然是非常大的诱惑,但《证券日报》记者也注意到,经过疫情之后,确实也让一些金融科技类人才心理上产生了一些变化,不止是普通科技岗位人才,对于一些管理层科技类人才心理上也在出现‘松动’迹象。


方玲表示,“目前银行机构与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大数据总监岗位的年薪级别均可达百万元以上。互联网金融企业属于市场化薪酬,同等级别的岗位相比之下,传统的银行机构的科技岗薪酬还是略逊一筹。” 


“当前市场上能吸引人才还是以大平台为主,但对于一些中高管理层科技类人才,有一些人开始倾向去银行机构或持牌系金融机构。”郑娇莉称,疫情影响经济下行,他们往往认为,持牌机构发展的空间更大,对很多中高层高管来说,选择稳定的机构是第一位。”


另外张成认为,银行机构在人才、机制、文化等方面与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截然不同,让张成和他那些伙伴萌生怯意,“过去担心不适应,怕会捉襟见肘,不去又怕错过时机。” 


对于张成所说的“时机”,记者从多家银行机构的年报中似乎也可以窥探一二。


例如,招商银行在年报中披露,将金融科技投入、市场化选人用人机制和薪酬激励机制纳入公司章程,并持续优化员工职业发展通道,加强金融科技人才吸引和培养,通过蛋壳平台建立“平视、包容”文化,为创新发展提供了长远的制度和人才保障。 


中国银行在年报中坦言,将加大复合背景人才、科技人才的招聘力度。 


邮储银行更是在年报中披露目标,将加快数字化、敏捷化、场景化转型,每年拿出营业收入的3%左右投入到信息科技领域。加快科技人才引进,到2023年底实现全行科技队伍翻两番。




8
标签: 科技人才 倾向 银行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银行、券商、租赁齐上阵 积极扩大金融科技人才编制

2020-09-28 13:23
307609

银行需要的是科技人才 我终于还是离开了!

2020-09-19 19:44
176624

农行开放银行服务输出300余项 招大量科技人才或为DCEP

2020-04-20 21:54
87593

数字化转型大势所趋 金融科技人才“抢夺战”悄然打响

2020-04-08 13:36
93892

2020乐山市商业银行信息科技人才社会招聘信息

2020-03-14 15:02
70129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