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资深银行家眼里的美国金融霸权主义

2020-02-21 19:20 85683

我们有必要从美国一系列政治、经济、金融外交行为或战争行为中了解其实施全球金融战略的路径,防患于未然。

作者张燕玲系中国银行前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主席,李普系中国银行巴拿马分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本文刊于《中国金融》2020年第四期,原标题为《美国全球金融战略分析》。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大赢家,美国在战后成为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主导者。为强化自身的地位,美国对其国家安全问题从战略定位、体系架构、机构设置和运行机制等各方面进行了全面调整,将美国利益至上、先发制人等单边主义与追逐永久霸权或明或暗地糅合在一起。而关乎美国经济金融命脉的全球金融战略安全备忘录是其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有必要从美国一系列政治、经济、金融外交行为或战争行为中了解其实施全球金融战略的路径,防患于未然。


从金融强国走向金融霸权帝国


美国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兼具金融霸权国与债务帝国两种身份的国家。按照传统经济金融理论,债务国的黄金和外汇储备是净流出的,为避免债务危机,需要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以实现国际收支的平衡和汇率稳定。但这会导致经济下滑,自然无法保证世界金融霸权地位。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金融新秩序,将美元与黄金挂钩,实行金汇兑本位制。此时,美国是当之无愧的经济强国、金融强国。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和日本经济的快速复苏,欧美和日美贸易收支逆转,美国由于贸易逆差成为债务国。同时,美国由于发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军费支出空前,财政赤字严重。欧洲主要债权国对美国的信心逐步动摇,纷纷要求从美国运回黄金,以防美国缺乏足够黄金而出现债务违约。债务问题 已严重威胁到美国金融系统的稳定和历史地位,如果向债务认输,美国也将重蹈英国覆辙。


由此,美国转向了金融霸权主义。1971年8月15日,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史称“尼克松冲击”),终结了金汇兑本位制,即瓦解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核心,但又保留了美国金融的特权。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元发行机制从锚定黄金改为锚定美国国债,这产生了两个重要效果。第一,美国单方面实现了强制对债务进行重组,各国通过贸易等形式获得的美元储备及美元债权从对应的黄金变成了没有内在价值的绿纸,被美国征收铸币税。第二,美元发行不再受美国黄金储备的限制,仅受美国国债需求规模和发行利率的限制,美国只要能在合理价格水平发行超出到期债务规模的国债,债务就不会违约,超出的美元可以源源不断注入市场。


要实现上述第二点需要非常的手段,因为美国既要考虑国债发行规模,也要考虑资金成本。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是控制和引导美国境外的巨额美元回流来购买美国国债及其他金融资产,让全球为其提供低息融资。如此,美国的债务循环可以维系,也有利于美国的跨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将低成本资金输出,在全球攫取高收益后回流美国,以资本项下的盈余抵消贸易项下的赤字。


美国的金融逻辑——美元全球循环


“尼克松冲击”之后,美国的金融战略核心即,想方设法通过政治、经济、金融、外交、军事等一切手段探索建立并维护美元的循环体系,支持美国的债务循环,确保其单极金融霸权。具体措施包括如下方面。


石油交易美元化——主导全球石油美元循环

石油是全球经济发展的生命动力,石油交易的背后则是源源不断的现金流,美国抓住了石油的美元计价和结算就牢牢抓住了全球金融大动脉。因此,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国与沙特在1974年达成“不可动摇的协议”:美国通过向沙特阿拉伯提供安全保证换取后者将美元作为出口石油唯一的计价和结算货币;同时,沙特将石油出口换取的美元投资美国国债。随后,美国与欧佩克其他成员国逐一达成谅解,彻底确立美元在欧佩克国家出口石油计价和结算货币中的垄断地位。


石油美元循环机制由此建立,美国负责印制美元,石油消费国需通过向美国大量出口货物或服务形成贸易顺差获取美元,用获取的美元储备购买石油,石油输出国则以出售石油获得的美元投资美国国债或其他金融产品回流美国。


全球安全金融资产美国国债化

“尼克松冲击”前后,美国金融霸权的最大障碍是欧洲和日本等债权国,他们担心美国缺少足够的黄金储备偿还债务,担心美元贬值。尽管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阻止了黄金储备的流失,但并不能阻止债权国在外汇市场抛售美元,也不能阻止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因此,美国通过威胁减少军事保护、施加关税和贸易配额等手段,迫使欧洲和日本官方接受以购买美国国债代替兑换黄金,使美元回流至美国,并通过巨额债务建立起债权国与债务国的利益共同体,这使得美国国债成为除黄金以外最安全的资产,如果一国大量抛售美国国债将使包括自身在内的全体债权国受损。由此,美国建立起以债务国为导向的新规则,实现了负债越多、金融霸权越稳固的战略目标。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美元化

在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石油危机,美国经济陷入滞涨,为缓解通胀压力,里根政府采取强势美元政策,导致大量海外美元回流美国金融市场,抵消了高利率政策对经济的伤害,但也最终引发了拉美国家和东中欧国家的债务危机。


这次危机使美国政府认识到美元在新兴市场国家可以发挥更大作用。首先, 由于资本趋利避害,美国随时可以通过收紧银根、制造骚乱、发动战争等形式,吸引或驱赶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回流美国,既增加美国经济活力,也可以针对性打压“敌对”政权。其次,新兴市场国家发生危机后,通过IMF和WB等代理人在救助条件中要求这些国家按新自由主义思路对经济进行改造,如推进私有化改革、开放市场,便于美国利益集团巨额美元资金流入,低价收购股权、制造资产泡沫、利用成本优势投资制造业等形式获得高额投资收益。因此,新兴市场国家既是美元的蓄水池,也是美元资本的增值池。


图1:美国主要部门海外投资规模及投资资金来源


从图1的左图我们不难看出,美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最大的为控股公司(即股权投资),规模达2.58万亿美元,其次为制造业和财务金融业,均超过6000亿美元;右图则显示美国95.8%的直接投资资金却来自于再投资收益。这些数据均来自美国商务部。


由于开放金融市场的国家或地区越多,蓄水池的蓄水能力越大,美元资本盈利能力也越强,越有利于美国通过投资收益弥补货物贸易项下的贸易赤字。这就是美国不遗余力诱导或迫使更多国家纳入到美元债务循环体系的根本原因。


美国金融霸权与中国经济的崛起


美元循环是美国金融霸权的基础,也是美国金融战略的核心。要维持金融霸权,美国政府需要不择手段采取政治、经济、金融、贸易、外交、军事等方面的行动,消除一切其认为的潜在威胁,以保障美元全球薅羊毛式的循环及美元债务滚动循环。


2017年12月,美国首次将中国定位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担心中国经济崛起会影响美元循环和美国债务安全,打破美国金融霸权。例如,2017年下半年,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提出鼓励使用人民币投资和结算的战略思想,在2018年3月26日中国正式推出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这些“去美元化”动作对美国的美元循环无疑会产生影响。如果对照美国对中国发起301调查的时间(2017年8月19日)及公布首次对中国加征关税时间(2018 年3月23日),不难发现上述事件之间存在高度关联的关系,其真实意图或许和美国的金融战略密切相关。


中国的应对策略


全方位统筹建立中国的国家安全备忘录机制。参照美国各机构在国家安全保障机制中的作用,在国务院领导下,相关部委协同构建新型国家安全体系。针对美国发起的不利宣传,应具备系统性还击能力;全面排查并掌握美国在中国的代理人动向并予以震慑,降低因美国本身或通过代理人发动政治、经济、文化、食品安全、卫生安全等领域的战略“入侵”造成的损害。


优化机制创新,学习华尔街和硅谷,在中国打造金融和科技双驱动。未来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核心动力在于金融与科技这两方面的力量,缺一不可,中国除了培养和吸引相关行业顶尖人才,更需要建立适合行业发展的法律、政策和市场化机制,以保证国家的金融安全和科技安全。


扩大金融市场开放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但资本项下的资金流动会带来巨大的金融风险。因此,当前亟须提升金融监管水平,尽快对大规模资金流动实现智能化监控和分析,同时需配合建立与此相适应的经济金融法律基础,用以规范市场参与者的经济行为。

9
标签: 霸权主义 银行家 美国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中国民生银行2020届毕业生“未来银行家”春季校园招聘公告

2020-03-02 17:43
55070

中国民生银行2020届“未来银行家”秋季校园招聘公告

2019-09-02 16:16
45059

科技赋能贸易金融 平安交易银行获《亚洲银行家》两项大奖

2019-06-01 17:12
37950

《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8)》:交易银行业务日益成为银行业务转型的重要方向

2019-05-05 15:19
67549

近7成银行家认为未来三年会有银行退出市场

2019-03-08 15:26
28065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