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银行:商业银行个人跨境人民币 结算反洗钱难点与对策

2019-09-01 14:08 111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达到5.11万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2.66万亿元。


随着我国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跨境人民币的使用也在不断扩展。从2012年人民银行在浙江义乌、江苏昆山等地开展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以来,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已经在全国进行全面铺开。


文 / 昆仑银行运营服务中心 陈成

来源 / 《贸易金融》杂志 2019年 7月刊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达到5.11万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2.66万亿元。


其中以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对外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分别实现3.66万亿元、1.45万亿元、8048.1亿元、1.86万亿元。其中,个人跨境人民币的使用也逐年增多。


随着我国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跨境人民币的使用也在不断扩展。从2012年人民银行在浙江义乌、江苏昆山等地开展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以来,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已经在全国进行全面铺开。


个人消费方面,个人境外旅游、留学、就医、投资等直接使用银联标志的银行卡或直接使用人民币现金;


跨境个人劳务报酬方面,中资企业在境外工作的中方员工和外资企业在境内工作的外方员工都希望获得人民币工作收入,减低汇率风险带来的损失。


跨境贸易方面,从事跨境小额贸易、边境贸易的个人或个体工商户,通过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降低汇兑成本和外汇风险。


个人跨境人民币业务办理过程中,反洗钱工作也随之开展,业务办理过程中存在的一些业务风险隐患,制约着业务进一步合规开展。


一、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反洗钱工作难点


个人身份真实性难以识别


在银行柜台办理跨境人民币业务,境内个人的身份信息可以通过“联网核查公民身份信息系统”进行核实,但对于境外个人,境内银行尚无核验国外身份证明文件真伪的系统,只能通过经办行经办人员利用经验和公开信息核实外籍客户开户证明文件的真实性,而对原证件翻译的准确性,也影响着客户身份识别的准确度。这就为不法分子增加了伪造和变造证件的可能性,特别是军官证、通行证、返乡证等伪造较为常见。


通过互联网使用金融产品或服务,客户在注册或开立账户时,全程通过网络“非面对面”进行,客户身份真实性难以识别。而网银交易的一大特点就是无法识别交易进行的主体是否是客户本人,不法分子可以通过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方式进行洗钱,而银行很难对支付方的资金来源以及性质进行审查。


银行内部信息缺乏有效整合


银行基层网点的反洗钱人员多为兼职,在完成柜面业务、财务核算、档案保管、现场营销等大量基础性工作后,无法按照“了解你的业务、了解你的客户、尽职调查”的要求对客户信息以及交易信息进行客户回访和实地查验,缺乏全面深细致有效的甄别,往往是机械式地完成人民银行反洗钱系统信息录入和相关报告的编写,“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的质量参差不齐,可参考性不高,不利于后续数据排查和综合分析工作的开展。


与此同时,个人业务通过手机APP、网页客户端等线上交易日益增多,进一步增加了数据获取难度。银行内部不同部门不同机构负责的工作范围和职责不一,线上和线下结合分析较少,数据录入、数据使用、报表编制和报告撰写通常归属于不同层级的不同部门,缺少联动机制,信息和资源整合共享不充分。


支付手段更加多样化


除了传统的携带人民币现钞出境,使用银联借记卡、信用卡,微信、支付宝、易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等渠道使用跨境人民币的方式越来越多。


与对公业务一致,个人跨境业务也可以通过swift、大额支付系统、CIPS系统等多渠道进行跨境支付。个人通过分拆金额、蚂蚁搬家,跨银行跨地区开户和汇款,规避《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中关于自然人跨境大额现金5万人民币和自然人银行跨境转账20万元的报告金额限制。


不法分子在一笔交易中混合使用现金、网络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网贷平台和投资理财平台等线下线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通过跨平台、跨机构的人为割裂资金交易信息,虚构交易,这笔资金的来源将很难被追踪。


从近年来七台河“9.8”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件、浙江金华“9.16”地下钱庄等案件中,犯罪分子越少使用银行柜面转账,更多使用电话银行、电子银行等载体的支付工具,通过互联网完成非法交易的行为更加普遍,在一个地下钱庄案件中,涉及的个人账户就超过200余个。支付手段多样化,用于逃避监管。


反洗钱工作面临的新挑战


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银行往往重业务、轻合规,个人跨境业务往往与中间业务收入、电话银行、网银开户数、电子银行使用率等业务指标挂钩。在考核指标和同业竞争的双重压力下,经济下行期和银行战略调整期双期叠加的情况下,如果严格执行反洗钱制度势必会造成个人业务的潜在流失,个别部门或经办人员为了完成任务甚至打擦边球,协助、配合或与客户串通,进一步增加了利用跨境人民币进行洗钱的风险。


二、个人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反洗钱工作对策


提升监管合力


人民银行跨境办、征信管理部门、反洗钱部门、外汇管理局等各部门和各机构协同,将个人跨境业务违规违法行为纳入个人信用管理体系,外管局部门将不良记录在案的个人纳入个人“关注名单”中,加强对个人“关注名单”的管理。


可以通过缩短个人“关注名单”的发布周期,增加名单的发布频度,提供该名单的管理效率。提高个人跨境人民币管理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同时加强与公安经侦部门、海关部门联动,将可疑或异常线索移交给经侦部门。


持续宣传和培训


树立“合规就是创效”的工作理念和注重中长期收益的工作思路,不因短期利益视而不见漠不关心,反洗钱牵头部门和领导机构进一步在银行内部宣传洗钱的危害和由此产生的声誉风险、信用风险和法律风险。


赋予反洗钱岗位更多的资源,提升反洗钱团队在行内的话语权和自主权。加强反洗钱队伍的培养和建设,通过外部引进和内部培养结合,理论和实战结合,业务能力和反洗钱能力结合,师徒“传帮带”和外派进修结合,使前中后台反洗钱工作有人抓,抓得住,推动反洗钱机制建设和体系建设。


加强内部协作


银行内部反洗钱主管部门加强统筹协调,对个人业务、国际业务、运营管理、合规管理、科技管理部门建立信息共享、系统共用的内部合作机制,进一步理顺管理职责,明确分工,打破条线隔阂,降低内部信息获取成本,建立覆盖全流程综合各业务条线的反洗钱分析体系。


将外汇市场自律机制下发的个人外汇展业规范在银行内部进一步分解和细化,通过“反洗钱部门+业务部门”“反洗钱措施+主要业务环节”“反洗钱+案件风险防控”“系统筛选+人工分析”等方式,加强反洗钱监测和预警,提升工作精准度和效率。


加强案例收集与应用


充分收集编辑反洗钱案例库,积累实践经验,将洗钱识别点纳入到行内监测模型中,加强应用,例如。根据境内外非法集资洗钱规律,各类帐户资金快进快出,柜面汇入同一人或少数几个人账户,然后通过网银、电话银行等迅速转出,账面余额为零或极少。


同时账户分工明显,收款账户“分散转入、集中转出”、中转账户“会计快出、频繁收付”。根据不同地域进行重点关注洗钱资金流向,例如:广东-港澳台,云南广西-缅甸越南老挝,青岛沈阳-韩国。通过运用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加强账户资金的跟踪。




0
标签: 昆仑 商业银行 跨境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成因与应对

2019-10-19 23:08
222

九江银行肖璟:产业互联网和中小商业银行转型

2019-09-29 16:59
162374

商业银行财务分析的14项指标

2019-09-25 09:54
43979

浙江民泰商业银行2020年校园招聘启事

2019-09-16 16:14
71944

商业银行应对供应链金融互联网化浅析

2019-09-12 11:26
104550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贸金投融 (投融资信息平台)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