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神秘的瑞士银行

宋佳燕 | 2014-05-23 10:13 283

从历史上贫瘠的农业国发展到今天以发达的银行业立于世,绝对霸道且不透明的瑞士银行保密法功不可没。2008年,美国税务机关起诉瑞银集团,声称其帮助约2万名美国人逃税,瑞银集团最终以支付7.8亿美元的罚金,并向美国提供了4450名美国客户的名字才达成和解。

  苏黎世车站大街两侧的花岗岩厚墙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在获取暴利和道德审判中走了半个世纪,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面临终结。让我们走近全球1/3境外资产存放的地方。“被窃资金”1500亿美元,低调家族合伙制走向私行合作趋势。

  瑞士的银行家们每天都在受到来自各个国家不依不挠的攻击。这是一场针对瑞士银行系统发起的战争。

  这场战争正在以“银行保密”系统雪崩鸣金收兵,瑞士银行家们惨败。

  在获取暴利和道德审判中走了半个世纪,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面临终结。在这个全球1/3境外资产存放的地方,祖业管理的独门绝活,让瑞士银行绵延数百年。如今,私人银行价值链面临重构,瑞士的银行家们如何再续全球最大离岸资产管理的神话?

  苏黎世车站大街两侧的花岗岩厚墙里,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银行业巅峰之国

  位于阿尔卑斯山脚下的苏黎世,是瑞士第一大城市。不足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拥有世界上最富有的街:班霍夫街。这条大道约1.4公里长,横穿苏黎世市中心,道路两侧驻扎了120多家银行的总部。苏黎世因而成为世界上银行密度最高的城市,聚集了约300家银行。每年,全球20%的资金从这里出发。

  瑞士地处中欧内陆,是地理小国,面积仅4万多平方公里。受到阿尔卑斯山呵护的瑞士以山多著称,本应朝传统的农业国发展。然而,这里却存放着全球近1/3的境外资产,2.2万亿美元离岸资产,为世界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

  从历史上贫瘠的农业国发展到今天以发达的银行业立于世,绝对霸道且不透明的瑞士银行保密法功不可没。

  在瑞士,平均1400多人就拥有一家银行办事机构。据瑞士官方数据显示,其目前拥有320多家银行和证券机构,分支机构达5000多个。银行体系包括州立银行(Kantonal banks)、大银行(Big banks)、地方和储蓄银行(Regional banks&saves banks)、信用合作银行(Raiffeisen banks)以及包括外资银行在内的其它银行(Other banks)。

  通常所说的“瑞士银行”,是所有瑞士的银行的统称。包括瑞士联合银行(简称UBS)、苏黎世银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等大型私人银行。

  时至今日,瑞士银行依然延续着许多传统特色。例如24小时营业、只认钥匙不认人、富丽堂皇的客户接待室,甚至还有可救命的贵宾专属通道。

  这种从骨子里散发的谨慎和低调,与其起源有关。

  坊间一种说法是,16世纪中,被驱逐的商人因追随宗教改革领袖而来到日内瓦,成为第一代瑞士私人银行家。兵荒马乱的年代,私密性极强的服务受到欧洲贵族的欢迎。后来的私人银行业务也把这种谨慎和高度保密特色传承了下来。

  另一方面,这也造成瑞士银行的私人银行服务存钱容易取钱难的特点。存钱时需逐项填写包括个人电话、家庭住址、配偶等繁琐信息,取款时若有丁点错误,都可能使得个人资产成为永远取不出来的“死账”。

  不过,由于信誉卓越,来自全球的客人趋之若鹜,瑞士银行每年收益可达140亿欧元。颇为反常的是,一度因为存款过多,储户非但无法获得银行利息,还得向银行缴纳管理费。

  并非任何人都有资格在瑞士银行进行存款。据悉,瑞士银行的储蓄业务一般只对本国人开放,在海外客户的私人财富管理面向的则是高端人士。

  例如,在UBS内部有一套不成文界定标准。即25万美元(约折合人民币155万元)的起存数,只能算是平民;25万~200万美元,算是中等收入;大客户则要求至少存200万美元以上。

  “实际上更多的是对资金来源的合法性进行审核,私人银行在业务上是有起点金额的,更多的是瑞士私人银行对个人和机构有起点要求,各家标门槛不同,大概几百万美金,有的是50万美金起。”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薛瑞锋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

  服务大客户,跟普通银行做法类似,瑞士银行给企业和个人商业贷款的利息达9.9%-14%,而一般储户在银行存款的利息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瑞士银行的罪与罚

  在瑞士私人银行的起源地日内瓦,目前已经是整个瑞士私人银行业的首都,毫不夸张地说,这里聚集了全球主要富豪们的财富。为了接收到更多的客户以及更加便于管理,许多基金管理公司和私人投资机构也都将总部设在了日内瓦。这里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要活得舒心,就要活得低调。无论私人银行还是其客户,都像厚重的花岗岩之墙一样低调而沉默。

  这种传统如今面临瓦解危机。今年5月6日,美联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法国巴黎总部宣布,包括瑞士和新加坡在内,47个国家当天共同签署一份宣言,同意银行间自动共享与税务相关的海外账户信息。这被解读为,瑞士银行沿用了整整3个世纪的保密制度,被迫走向终结。

  对此,瑞士银行家协会发言人韦尔纳称:“税务信息日益透明化是全球趋势,与瑞士相关,也与全球其他金融中心息息相关。只要信息交换出于确保守法纳税的目的,瑞士各银行非常愿意与其他金融中心一道执行新标准,同时期望就过去的未缴税资产达成妥善的解决措施,以便执行新标准。”

  但韦尔纳特别强调,“需要对一般意义上的银行客户保密原则和税收信息交换加以区分。”她表示,新标准并没有改变瑞士银行法明确列出的保密原则。新标准信息交换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所交换的信息与税务事项相关,除税务机构外,其他机构或第三方无权得知信息。

  多国政府目前深受债务困扰,美国和欧盟的税务机关削尖脑袋想要通过保税来减轻本国的债务,纷纷忙着斥责瑞士帮助客户进行逃税。美国甚至威胁,除非瑞士进行合作,否则就将其银行分支机构赶出美国国土。

  瑞士300年来极力捍卫的保密制度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挑战,而在此之前这正是瑞士银行繁荣发展的护身符之一。

  按照瑞士1934年颁布的《银行保密法》,瑞士的金融机构可以拒绝政府对客户账户的调查和监控,除非有确凿证据证明存款人存在犯罪行为,否则账户的信息会受到永久性保护,任何政府机关,甚至是法院都无权调查与干涉。没有账户持有人所签署的法律文书,该账户信息永远都不会被第三方知晓。

  客户还可以选择自己认为最安全的方式来办理业务,甚至可以永不露面。此外,瑞士各银行普遍采用密码账户、代名代号等强化保密措施,建立非实名的“数字账户”制度。据悉,在苏黎世和日内瓦有100多家专门办理秘密存储业务的银行,这还不包括各大型银行内设的私人储存窗口。在这些银行里,不准拍照,不讲姓名,有些甚至不设招牌,只标有经营者的名字。

  银行保密法的出台有着极特殊的背景。当时,在纳粹政权的逼迫下,几乎所有德国公民都将自己在瑞士银行的存款转入德国银行,“挤兑风暴”横扫瑞士银行。为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瑞士政府出台了西方国家中的第一部银行保密法。

  曾有外国银行家笑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持续多年最难取得进展的就是调查日内瓦金融机构的运作情况。

  正因如此,瑞士银行吸引到来自世界各地源源不断的金融资产,成为全球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瑞士法郎在国际金融危机中稳如泰山。

  另一方面,瑞士也因保密传统缺乏透明而成为一些独裁者和国际黑社会洗钱的保护伞。

  美国华盛顿研究组织全球金融诚信估计,瑞士目前拥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被窃资金”。包括美国政府、欧洲多国政府,甚至世界经济贸易合作组织OECD等各界,多年来不停向瑞士施压,迫使其公开更多信息。

  对瑞士银行家们而言,一切转折都在2008年10月17日纽约那场会议。蝴蝶在那个时刻扇动了它的翅膀,妥协其实已经在悄然进行。

  2008年,美国税务机关起诉瑞银集团,声称其帮助约2万名美国人逃税,瑞银集团最终以支付7.8亿美元的罚金,并向美国提供了4450名美国客户的名字才达成和解。

  2009年,瑞银员工涉嫌帮助上千美国公民偷税,当时联邦委员会不得不帮助美国司法机关“盯住”瑞银,这是历史上瑞士政府首次允许将瑞士银行的上千顾客信息转交给另一个国家。

  2011年,再次怀疑偷税行为,美国政府又圈定了11家在瑞士有业务的银行,美国司法部要求涉案银行出具其在美国的业务档案,其中包括与美国市场有关的银行职员姓名。2012年4月瑞士政府同意移交信息,以保障银行的其他利益。

  2013年1月,瑞士最古老的私人银行——韦格林银行因帮助百余位美国富人逃避税收,美国纽约曼哈顿地区法院对其开出了5780万美元的巨额罚款。这家经营超过两个半世纪的古老私人银行,在缴纳罚金后,宣布永久停业。

  “公开保密信息有利有弊,但瑞士银行的国际地位依然很高。”一大型股份行私人银行部资深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家族传承的合伙人制

  成为全球财富的保险箱,瑞士银行私人银行除了保密制度,还有一个关键特点是合伙人制。无论面临世界大战,还是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世袭传承的管理方式让保密制度得以良好运行。

  所谓合伙人制,即经营者必须对银行经营和客户利益负起个人的无限责任,这是瑞士私人银行与美国花旗银行等大型金融集团的最主要差别。在瑞士银行家族中,最为突出的佼佼者是马利特家族、霍廷格家族和米腊博家族。

  1557年,马利特家族追随欧洲著名宗教改革领袖加尔文来到瑞士的日内瓦,在商业和银行业领域发家致富。霍廷格家族在瑞士也是名门望族,出过几任政府部长。1784年冉-康来德·霍廷格来到巴黎,他先在一家银行做学徒,后来开了自己的银行,同时作为瑞士苏黎世银行家的法国代理,主要业务就是向法国皇室提供债务解决方案和融资服务。

  米腊博家族因为1799年秘密资助拿破仑“雾月政变”而被拿破仑授权成立法兰西银行。至今为止,米腊博家族仍是瑞士银行家的泰斗。皮埃尔·米腊博,现任瑞士银行家协会主席。

  2012年3月,宝盛银行(Julius B?r)现任董事局主席Raymond J. B?r宣布卸任,瑞士最大私人银行最后一丝家族色彩随即被抹去,仅有家族姓名B?r仍出现在银行名称中。卸任后,Raymond J. B?r将出任集团名誉主席。宝盛银行曾是瑞士最负盛名的家族式私人银行,目前该行创始家族仅持有少数股份。

  有意思的是,百达集团创始人之一的百达家族第八代和第九代子孙Pictet至今依然作为合伙人管理银行业务。

  百达银行成立于1805年的,所管理的资产在瑞士名列前茅,客户覆盖了欧洲最知名、最富有的家族。目前由8个合伙人共同管理,208年前创始人家族中的三大家族至今仍在。除创始家族外,目前有3个合伙人来自外部,分别是麦肯锡的合伙人、瑞士银行的高管、百达内部提拔的员工。

  华伯乐是百达银行3300名员工之一,他的直接上司是百达银行8个合伙人之一,下属则是投资经理。据他介绍,私人银行往往要服务好几代人,核心要素之一是执行良好的保密制度,保持非常低的员工流失率十分有必要,公司员工流失率每年约不超过5%。

  8个合伙人有一定的年龄梯度,不会出现8人同时退休。每9年左右会有一个合伙人退休。新合伙人的传承挑选制度像王室继承,但比王室更公平。虽然是家族事业,但远不是父亲儿子这样简单的继承。合伙人的后代需经过考察,且工作经历和年龄达到一定标准才可进入百达工作。

  为保护过去上百年的成果和家族的名誉,家族传承式的私人银行开展业务往往偏向谨慎和保守。祖业管理的独门绝活,也成为瑞士银行绵延数百年的法宝。

  野蛮扩张到断臂重生

  银行普遍有“不断膨胀的冲动”。瑞士银行经过1993年和1997年两次重量级的并购,如今称得上瑞士“大银行”的仅存2家,即瑞士银行集团和瑞士信贷集团。瑞士银行集团是现今瑞士最大的银行,也是全球屈指可数的金融机构之一。

  1997年,瑞士联合银行(UBS)与当时同属瑞士“大银行”的瑞士银行公司(SBC)进行了瑞士银行史上最大的合并。这是一桩引起当时全球银行业轰动的合并案例,合并的直接结果是产生了一家有悠久历史传承的新银行,瑞士银行集团(UBS AG)。

  彼时,新的瑞士银行集团总资产达到10160亿瑞士法郎,员工总数27000多人,分行357家,分布在全球50多个国家。合并使瑞士联合银行集团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银行和全球第4大银行,管理的客户资产达到13200亿瑞士法郎,奠定了其全球最大的私人银行和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的地位。

  不过,瑞士毕竟是一个只有820多万人口的小国家,缺乏投资机会。因此,瑞士的银行家们不得不在全球各处寻找投资机会。以UBS为例,其触角已伸到世界各地。每一次收购都直接瞄准被收购方国家的高端客户。

  比较重要的几次收购行动包括:2003年7月,UBS兼并了劳埃德银行在法国的私人财产管理业务;2003年10月,美林银行德国分部的私人财产管理业务划归瑞银旗下;2004年年初瑞银一次买进两家英国私人财产管理机构——Goodman Harris和Laing&Cruickshank。而美国运通在卢森堡的私人银行业务也已落入瑞银手中。迄今为止,瑞士银行集团最大的一起并购是2000年以125亿美元对美国PaineWebber银行的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瑞士私人银行版图中,更多的是小而精的私人银行,一些独立的私人银行长期刻意保持现有规模。前述百达银行正是其一。其合伙人之一华伯乐曾对媒体表示,为保证银行和客户间的利益没有冲突,百达银行永不涉及投行业务;为保证不受外部股东的压力丧失独立性,百达银行永不上市。

  对“大银行”而言,如果说2005年之前的并购是他们的第一次野蛮成长,那么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则给了他们第二次断臂重生的机会。

  2007年第三季度,受次贷危机影响,UBS亏损8.3亿瑞士法郎,为过去近5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该行全年减记了180亿美元的资产,成为在美国次贷危机中损失最为严重的欧洲银行。

  2008年第三季度,瑞信亏损13亿瑞士法郎(约合11亿美元),该行同时冲减了24亿瑞士法郎(约合21亿美元)的杠杆贷款和结构性产品。

  投资银行部门业务导致了两家银行的大部分亏损。UBS的应对方案是,大幅裁员。彼时,该行投行部门自信贷繁荣达到顶峰以来,已裁减约5000人,2008年年底又大刀阔斧裁减2500人。UBS新的集团主席Peter Kurer对外表示,瑞银将从激进拓展投资银行业务并力求跻身全球一流投行的战略,转变到专注财富管理服务的战略。和UBS一样,瑞信在2008年末宣布剥离部分投行业务,投行业务部门裁员1.75万人。

  经历了这番惊涛骇浪,UBS重心迁回其更为擅长的财富管理业务。

  财富管理模式与转型

  财富管理业务在瑞士已经拥有上百年的历史。剧变的财富格局,把瑞士私人银行推至转型的十字路口。

  财富管理是UBS三大业务板块之一,另外两个领域是投资银行及证券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业务主要是为高端客户提供量身订造的全面服务,业务涵盖资产管理到遗产规划、企业融资顾问和艺术品投资服务等。

  “财富管理是瑞士银行最核心的业务,所有其他部门的服务都围绕着财富管理客户的需求。”该行投资产品及服务董事总经理Scott透露。

  运作模式上,UBS内部有一个特别的部门——投资产品及服务部(IPS),集合了来自投资银行、全球资产管理,以及财富管理和瑞士银行的精干力量,为财富管理的客户提供投资意见和产品解决方案。“这种合作,就像一个合资公司。”Scott如此形容IPS的跨部门合作。

  对此,一大型股份行私人银行部资深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UBS可以调动的资源非常多,整个流程成熟流畅,这是国内私行目前无法企及的。”

  据悉,在IPS的联接下,UBS三大部门虽然依旧独立,因为共同目标一致,跨部门合作中可能出现的部门利益冲突找到了解决渠道。

  不仅如此,IPS也是UBS投资产品和服务的生产车间。比如,财富管理部门的职员利用全球资产管理和投资银行部门提供的投资信息、产品及服务,为客户提供财富管理建议,订制系统性投资策略。

  值得一提的是,UBS的财富管理业务与国内最大区别,在于较为成熟的全委托业务服务。客户将资金全权委托给UBS后,理财人员通过全球投资委员会根据客户的兴趣所在、在客户确定的参数范围以内进行资产配置。

  “国内是分业经营,政策和法律环境不允许全委托业务。即使是有瑞士账户的中国客户,接受这项服务的比例也非常低,因为国内高净值人士70%为富一代、富二代的企业主,投资理念还不够成熟。”上述私人银行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为应对日趋复杂的全球环境,和客户特殊需求,已经走出欧洲的瑞士银行也在寻求改变。

  尤其是国外监管和政治压力,使瑞士私人银行能否保证多年的离岸中心老大地位也成为疑惑。

  “未来阶段,瑞士私人银行要么追求扩大资产规模,要么采取特定客户市场战略。越来越多的私人银行选择私行之间,或与独立资产管理人加强合作,以扩大客户基础、降低成本、在技术和市场定位上优势互补,最终实现共赢。”瑞士宝盛银行执行董事兼特别顾问张晓路指出。

  她向记者表示,技术集成、公开产品平台、同业竞争行业新机会已成趋势,行业原有的价值链即将瓦解,行业大整合不可避免。

  瞄准东方市场

  来到遥远的东方,开拓亚洲市场是UBS未来重点方向之一。

  目前,亚洲收入仅占UBS全球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不过,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埃尔默蒂预计,未来十年内,亚洲的财富管理将超过欧洲。

  “亚洲,特别是中国,正在发生很大改变,增长速度惊人。无论长期还是短期,我们的资金都极其充裕。我们在亚洲的规模与亚洲本身的市场规模有关——并非我们投资不足。瑞银亚洲业务目前的资金投入较少,但随着亚洲不断增长,我们将投入更多资金。在财富管理方面,我们在亚洲现在管理着2200亿美元的资产规模,这一数额未来将增长到4000亿至5000亿美元,两年内或许不会达到,但未来将会实现。”塞尔吉奥·埃尔默蒂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12年7月,UBS将瑞士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转制为外商独资法人银行,成为瑞士首家在中国拥有外商独资法人资格的银行。该行注册资本20亿元人民币,行长为美国人金纪湘。主要开展的业务包括固定收益、货币及商品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

  截至2013年末,该行净利润为1400万元。这是瑞士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在中国唯一一处营业网点。不过,去年12月,该行获批在北京筹建一家支行。

  “中国客户利用杠杆交易的意愿很强,投资的视野比较短期,对风险承受能力相对较大,这些都与欧美成熟市场很不相同,因为成熟市场的客户对于自己的投资和收益相对地更加平衡。”瑞银财富管理全球CEO哲特纳表示。

  实际上,UBS在中国已建立多实体的平台,包括瑞银证券;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则由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和瑞银合资成立,是中国首家外方持股比例达到49%上限的基金管理公司。另外,瑞银环球资产管理(中国)有限公司则从事国内非证券类股权投资管理和咨询业务。

  作为瑞士最大的银行,UBS已于瑞士证券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和东京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其运营结构主要由五大业务部门和公司中心构成,包括财富管理部、财富管理美洲部、投资银行部、环球资产管理部以及零售和企业部。

  截至2013年末,UBS在全球超过50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在全球拥有大约6万名员工,总资产为1009860百万瑞郎,普通股本一级资本充足率(过渡阶段)18.5%。

  5月6日,UBS发布财报显示,其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0.54亿瑞士法郎(约合1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其中,财富管理业务税前利润达到6.2亿瑞士法郎,新流入资金109亿瑞士法郎;资产管理部门税前利润为1.22亿瑞士法郎。

  财报显示,截至3月末,瑞银基于巴塞尔最新资本协议的普通股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2%,高于去年12月底时的12.8%。瑞银计划到2015年底将非核心风险加权资产削减至400亿瑞郎左右,此前的目标是削减至550亿瑞郎左右。

  塞尔吉奥·埃尔默蒂表示,此前强调的潜在挑战和地缘政治问题在第二季度初依然存在,尽管面临这些挑战,仍预计瑞银的财富管理业务将继续吸引新资金流入

  【来源:理财周报 作者:宋佳燕】

  

0
发表评论
同步到贸金圈表情
最新评论

最新研习课程

相关新闻

富民银行率先在银行业内发布赋能银行体系 行长孙中东一文透视构建玄机

2018-12-04 14:12
37298

四十年改革开放进程中现代银行体系的探索与建立

2018-11-12 22:50
26590

“避税天堂”不再!瑞士银行不再为客户保密了

2018-10-11 16:41
66927

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较高 人民银行继续暂停逆回购

2018-08-14 09:11
21208

金融科技是否会颠覆传统瑞士银行?

2017-11-22 15:30
14880

世行报告:发展中国家可从银行体系获得最大效益

2017-11-19 23:19
9683
7日热点新闻
热点栏目
贸金说图
专家投稿
贸金招聘
贸金微博
贸金书店

福费廷二级市场

活动

研习社

消息

我的

贸金书城

贸金公众号

贸金APP